Samstag, 29. Januar 2011

EE5410 BBC 廢普存粵!! Filtering

EE5410 BBC 廢普存粵!! Filtering
Signal Processing

1. filtering : In a varity of applications, it is of intrest to change the relative amplitudes of the frequency components in a signal or perhaps eliminate some frequency components entirely, a process referred to as filtering.

2. frequency-shaping filters : Linear time-invariant systems that change the SHAPE of the spectrum are referred to as frequency-shaping filters.

3. frequency-selective filters : Systems that are designed to pass some frequencies essentially undistorted and significantly attenuate (使)變細; (使)變小 or eliminate ( 消除) others are referred to as freqency-selective filters.

BBC 廢普存粵!!

如今人人爭說普通話,鬥捲舌,以為廢粵存普的美麗新世界馬上降臨。現實如何,請看以下報章評論:

2011.01.29《信報財經新聞 》紀曉風〈 獨眼新聞〉謂:「 陶傑:BBC 普通話台死不足惜英國政府因金融海嘯得緊縮各方開支,連BBC 的海外廣播也遭殃。

負責相關服務的 BBC World Services 最終決定,保留粵語節目而結束普通話節目,照顧當地更多平時多講多聽廣東話的香港移民等聽眾。

曾在BBC 工作的陶傑更坦言,BBC普通話節目早為有北京背景人士滲透,BBC 此舉可謂一石二鳥。

話說每名英國居民,只要家有電視,就得支付每年140 鎊的牌照費,供BBC 作營運。BBC 當前資源既進一步緊絀,更得照顧這些「老闆」的口味。如此,要在廣東話還是普通話節目二擇其一,便被擺上日程。

優勝劣敗也就一目了然:廣東文化已成為英國文化的一部分。英國本土BBC 廣播中,北愛爾蘭兩個分台都有廣東話廣播節目;本土廣播烹飪節目有人教授廣東菜式;

任何持英國護照的香港人,包括 BN(O)持有人,住英國半年, 便可投票選國會議員;北愛議會中現在更有講廣東話的議員。

BBC World Services 總監也宣布,粵語節目繼續做,廢除普通話服務。

事實上,這些年來移民英國的香港人,肯融入當地社會之餘,也保留着本身社區的特色,成為英國國內不容漠視的一群, 也就令BBC 知所抉擇。

陶傑更向老紀點出,近年移民英國的內地人,大多拒絕融入當地社會,不聽不看BBC;加上BBC 近年遭有濃厚北京背景人士滲入,掌控輿論方向,實在「 死不足惜」。

牢騷案:看官,請問香港由細到大講廣東話的各界人士何解要學葵花寶典,並以為廢粵語才是跟國際接軌,才是政治正確,才是語文必然發展趨勢?

廢了祖宗給我們用來表情達意的粵語,就可以講得一口流利的普通話嗎?就可以寫得一手流暢的白話文嗎?

如果口音是一級甲等,內容是共產廢話,有屁用 ?!

http://forum7.hkgolden.com/view.aspx?type=CA&message=2824847


Kommentare:

Anonym hat gesagt…

胡塞爾的現象學 (phenomenology) 與笛卡兒的哲學一樣,有著類似的目標與
方法。

胡塞爾年輕時為一數理哲學家,對科學有很大的興趣,他亦以現象學的目
標為尋找科學的絕對基礎或建立第一哲學[3]。

為著獲得嚴格的知識,他採用類
似笛卡兒的懷疑法,例如我們對於事物的客觀實在性(objective reality)並沒
有絕對的知識,事物能獨立於心靈而存在這種信念是沒有明證性的(evidence),
因此我們要用「 現象學的存而不論」將它懸置,

然後集中思考我們的意識經驗,
就會發覺(如笛卡兒一樣)這個我思活動的純粹或超越的自我具有絕對的明證性,
並且這個超越的自我,藉著一種明證的本質直觀 ( eidetic intuition),能夠認
識事物的本質 (essence, eidos),這裏本質基本上指柏拉圖的理型 (Idea)或共相
(universal),即能對事物有真實的知識。[4]

憑著這種超越的本質直觀,我們能
夠認識一個類似柏拉圖的理型世界(World of Ideas),這些本質是純粹的或理念
的可能性 (pure or ideal possibilities),作為超越自我的所思對象,它們超
越於 (transcendental) 現實的世界,飄浮在純粹超越的智思界中[5],但也是現
實事物的本質。

雖然它們類似於柏拉圖的理型,但它們不是能獨立於心靈的客觀
存在(objective existence),而是超越自我的「構成物」(product)[6]。

現象
學作為純粹按照本質方法 (eidetic method) 發展的一門直觀先驗的科學
(intuitively apriori science),那麼,本質研究正是對這個涵攝一切的本質
(即超越自我)的揭示 (the all embracing eidos, transcendental ego as
such)[7]。

本質現象學 (eidetic phenomenology) 就是考察這些普遍先驗的本質
,它們是事物的本質,沒有這些本質現實事物就不能被理解,所有事實只不過被
視為一個純粹本質的例證而已,

所有本質亦是本質規律,它們規範 (prescribe) 了事實命題 (factual statement)可能具有的超越意義[8]。

http://arts.cuhk.edu.hk/~hkshp/humanities/ph116-24.txt

Anonym hat gesagt…

現象學作為純粹按照本質方法 (eidetic method) 發展的一門直觀先驗的科學
(intuitively apriori science),

那麼,本質研究正是對這個涵攝一切的本質 ( 即超越自我)的揭示 (the all embracing eidos, transcendental ego as such)[7]。

本質現象學 (eidetic phenomenology) 就是考察這些普遍先驗的本質
,它們是事物的本質,沒有這些本質現實事物就不能被理解,所有事實只不過被
視為一個純粹本質的例證而已,

所有本質亦是本質規律,它們規範 (prescribe) 了事實命題 (factual statement)可能具有的超越意義[8]。

http://arts.cuhk.edu.hk/~hkshp/humanities/ph116-24.txt 韋漢傑 :胡塞爾(下)
韋漢傑 (香港人文哲學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