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itag, 15. Dezember 2017

小中華9-朝鮮王朝實錄-肅宗實錄-四十六年(1720) 卷六十五 附錄/附錄/行狀

小中華9-朝鮮王朝實錄-肅宗實錄-四十六年(1720) 卷六十五 附錄/附錄/行狀




 史/編年/朝鮮王朝實錄/肅宗實錄/四十六年(1720) 卷六十五 附錄/附錄/行狀



王曰:“予今講洪範書,箕子傳道於武王,以敍彝倫,及其受封于東,大明敎化,禮樂文物,燦然可述。



使我東國,至今冠帶,克明五常,以得小中華之稱者,箕子之力也。



其令主文之臣,別構祭文,遣都承旨,致祭于箕子廟。”



仍命承旨曰:“別遣承旨,重其事也,卿須致敬行祀,廟宇墳瑩,如有頹圯,一一書啓,以爲修葺之地,子孫中可合錄用者,亦爲訪問。”



承旨白:“檀君、東明王廟,亦在其處,自世宗朝,春秋降香祝,似當一體行祭。”王曰:“先祭箕子廟後,亦爲擇日致祭。”



庚申,敎曰:“祖宗朝廟庭,大臣配享,無代無之。先王廟庭,獨無大臣,先王在天之靈,想必缺然。予豈敢一日安於心乎?



世宗朝,太宗爲太上王,欲以南誾、趙浚、趙仁沃配享太祖廟庭,群議以爲:‘誾,國家子孫萬世之讎。’



遂拔之,後因太宗下敎,終爲追配,高麗始祖廟四臣,亦爲追配。其時引唐太宗古事爲言。



此事雖無古例,可以義起,而旣有先朝已行之成典,且有唐朝古事之明證,其令賓廳,圈點以入。”



於是,賓廳以領議政鄭太和圈點。



初,群臣以太和及判中樞府事趙絅、兵曹判書金佐明,議定配享,後因臺啓,拔去太和,至是追配。



後又因臺啓,拔去絅。敎曰:“災異荐臻,艱虞溢目,訛言沸謄,危疑多端。輦轂親兵之將,不可不以國之至親位高者畀之。



光城府院君金萬基,卽除訓鍊大將,使之卽日受符察任,又以申汝哲除摠戎使。”



又敎曰:“廉頗、藺相如,戰國之士,而猶爲先國家急後私讎。寡人之群臣,先私黨而後國家,公道淪喪,私意大行。



注擬之間,專用一邊之人,權勢偏重,驕恣日甚,決不可倒授太阿,使主勢孤立於上,黨與益熾於下。


- -


大明敎化,禮樂文物,燦然可述。使我東國,至今冠帶,克明五常,以得小中華之稱者-9
http://sillok.history.go.kr/id/wsa_200004



尙胡舞,位高士夫,亦且爲之。念此箕方,古稱小中華,衣冠文物,不改舊制,而俗習胡舞
http://sillok.history.go.kr/id/wsa_13212026_002


蓋本朝繼高麗之末運,用文爲治,典章名物,粲然具備,足稱小中華之號
http://sillok.history.go.kr/id/wsb_11406014_001


我國素以禮義聞天下,稱之以小中華,而列聖相承,事大一心,恪且勤矣
http://sillok.history.go.kr/id/kpa_11402021_001


我國家邈處日域,自中國視之,與安南、交趾無異,而中國之人,不鄙夷之,至稱小中華
http://sillok.history.go.kr/id/wka_10712026_001


庶民則男女勤耕桑之務,士夫則文武供內外之事,家家有封君之樂,世世存事大之體,作別乾坤,稱小中華-3
http://sillok.history.go.kr/id/kia_11210017_001



庶民則男女勤耕桑之務,士夫則文武供內外之事,家家有封君之樂,世世存事大之體,作別乾坤,稱小中華
http://sillok.history.go.kr/popup/viewer.do?id=kia_11210017_001&type=view&reSearchWords=&reSearchWords_ime=#


朝鮮王朝實錄
http://hanchi.ihp.sinica.edu.tw/mqlc/hanjishilu?@5^2039397373^802^^^8021100200160014000100020017@@886655005


朝鮮王朝實錄
http://encysillok.aks.ac.kr/Contents/Index?contents_id=00007823



聖學輯要 성학집요 @ 栗谷全書 by李珥
http://www.krpia.co.kr/knowledge/itkc/detail?artClass=MM&artId=kc_mm_a201#none


聖學輯要 성학집요 @ 栗谷全書 by李珥
http://db.itkc.or.kr/itkcdb/text/nodeViewIframe.jsp?seojiId=kc_mm_a201&bizName=MM&gunchaId=av019&muncheId=01&finId=001


聖學輯要 성학집요 @ 栗谷全書 by李珥
http://www.krpia.co.kr/viewer/open?plctId=PLCT00005160&nodeId=NODE05356293


聖學輯要 성학집요 @ 栗谷全書 by李珥
http://db.itkc.or.kr/itkcdb/text/nodeViewIframe.jsp?seojiId=kc_mm_a201&bizName=MM&gunchaId=av020&muncheId=01&finId=001


聖學輯要 성학집요 @ 栗谷全書 by李珥
http://www.wul.waseda.ac.jp/kotenseki/html/he16/he16_02426/index.html


聖學輯要 성학집요 @ 栗谷全書 by李珥
http://archive.wul.waseda.ac.jp/kosho/he16/he16_02426/


明清史料--明清檔案內閣大庫系統-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http://archive.ihp.sinica.edu.tw/mctkm2/index.html



明清史料--明清檔案內閣大庫系統-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http://archive.ihp.sinica.edu.tw/ttsweb/html_name/search.php


한국문집총간(韓國文集叢刊)陳時務萬言疏 癸亥五月○戊辰六月十三日追呈 [박세채(朴世采)]
http://www.krpia.co.kr/viewer/open?plctId=PLCT00005160&nodeId=NODE05450077&medaId=MEDA05649216



朝鮮儒者中華認同的新解釋─「天下」與「國家」的整合分析 *姜智恩
www.mh.sinica.edu.tw/MHDocument/PublicationDetail/PublicationDetail_3253.pdf


Freitag, 8. Dezember 2017

印順: 泰國佛教的一般情形-泰國佛教見聞

印順: 泰國佛教的一般情形-泰國佛教見聞─

一 略述泰國的歷史

二 泰國佛教的特色

三 泰國佛教的一般情形


佛法是救世之光-三 泰國佛教的一般情形- 佛法是救世之光


三 泰國佛教的一般情形


一、所奉教典及其修行:南方的佛教國家,都信奉巴利三藏。


他們所傳授的經,大致與我國的《阿含經》相近;律,即我國的廣律。但因宗派不同,內容多少有些出入。


論,有七部阿毘達磨。南方諸佛教國,對這三藏教典,各有所重,如緬甸,極重視七部阿毘達磨,研習的學風很盛。


而在泰國,則著重經、律,研究論典的少。


在他們的心目中,經和律,是如來親自開演的,論典為後世論師的撰集,自然比不上經律的尊貴。


雖有傳說,佛在天上為母說法三月,所說即係阿毘達磨,但這種傳說,並不能為教界所公認。


所以從過去到現在,泰國的佛教,尤其法宗派,總是特重經、律,不大重視論典。


近來,大宗派也派遣僧徒到緬甸學習阿毘達磨,然成就還不大。故在義理方面,研究闡發,似還不及其他的佛教國家。


談到修行,泰國的出家比丘,首重持戒。不但對於殺、盜、淫、妄等重戒,持守嚴謹;


就是穿衣吃飯,出入應對,如何說法,甚至臨死時應當如何等等,大抵都奉行佛的規制。


律本就包含著僧眾的衣食住行,生活習慣。



從這方面說,奉行大乘佛法的地區,不但日本佛教,就是我們中國,也不及他們的嚴格。


我國說到修行,著重「吃素念佛,戒殺放生」(似乎特重不殺生戒)。


佛法的修行項目,應該是戒定慧三學,六度四攝。


泰國比丘特重戒律,生活較嚴肅,而對於定、慧,似少有精深的造詣。當今的老僧皇,聽說修習數息觀。


在大宗派的大學裡,見有一位潮州籍比丘,修定有相當成就。學校的主持人,特別叫他來表演給我們看。


他先拜佛,然後攝身靜坐,不到一分鐘,就入定了。他的定功,即所謂初禪,五根都不起作用。


聽說,泰國比丘少有修禪定的,近代曾派人去緬甸學習瑜伽,這大概是從緬甸傳來的。


瑜伽原是共世間法,印度的修習很盛。據尼赫魯說,全印有一萬多人。


這是經過相當修習以後,身心起了變化,每能引發超出常人的功力。我參觀那位比丘的表演,心裡總覺得不大適意。


修禪定,並不是變把戲,怎好隨時隨地對客表演呢?也許修定的太少了,所以當作神奇一般地炫耀。


大體上說,泰國的佛教是可取的,雖然定慧較差,而卻能尊重戒律,過著較嚴謹的宗教生活。


戒為定慧之本,有了戒學作基礎,如專心定慧,相信是可以大有成就的。


-


二、佛教機構:泰國佛教的組織,出家的,有僧官制,由僧官分層統攝,已如上述。


在家居士,有佛教總會,其任務為:團結在家信徒,護持三寶,協助僧團,推動佛教,興辦社會公益事業。


政府方面,有宗教廳,這是政府與佛教聯繫的機構。


而實際上,宗教廳的事情很少,因為僧團中事,有僧人自己辦理,不須政府過問。


宗教廳的主要工作,是替寺院代收田租或房租,所以僧眾與人民間,沒有直接的經濟糾紛。


如此次的慶典,宗教廳是負著最繁重的任務。


佛教總會,純是一種在家組織,跟我們中國佛教會,性質不同,因為他們祇是護持僧團,而絕不管僧團的內部事。


同時,也和中國的居士林、蓮社等不一樣。


他們雖很有組織,但如要拜佛,聽經,或作佛事,都到僧寺中去,從不與僧團爭執;


不像我國的蓮社與居士林,成為變相的寺廟。


近幾年來,佛教總會在社會上非常活躍,一般青年和婦女,也被領導起來,配合著推動佛教。


像這些事,都由佛教總會去做,出家人則過著出家的生活。


所以泰國的佛教,雖然在家出家各有組織,各做各的事,而配合起來,恰好能住持正法,利濟眾生。


過去,太虛大師曾經建議中國佛教,將出家僧尼和在家居士各別組織;僧尼們專事修行辦道,弘揚佛法;


居士們則協助僧尼,護持佛法,發展社會慈善事業。其意義,和泰國的現行佛教制,甚相吻合。


不過,目前的中國佛教,還難做到那個樣子。


-


三、出家教育與一般教育:泰國的佛化教育,非常普遍,有一般的社會學校,有專修佛法的佛教學校。


其出家教育,按新學制的規定,最初三年,學泰文佛法,相當於中學程度,次兩年學巴利文,等於大學的預科,然後三年大學,專修巴利教典。


現在泰國的佛教大學有兩所,一屬法宗派,一屬大宗派,這純為出家眾的佛教大學,跟日本佛教徒辦的一般大學不同。


法宗派大學有學生八、九百人,大宗派有一千多。


巴利文學院和泰文的佛教學校很多──幾乎每一大寺院,都有佛教中學,授以泰文佛學;或辦有巴利文學院。


泰國政府為了提倡佛法,對於學習巴利文,予以優待。如服兵役,是每個國民應盡的義務。


可是有一特殊法令:凡學巴利文及格的,均可免役。因此出家眾學巴利文的很多,也格外用功。


至於普通學校,也與其他各國一樣,分小學、中學、大學三級制。


小學和中學,大部分辦在寺院中,都有出家人教授佛法,每星期一課或兩課。


在小學裡,講授的是釋尊故事及佛陀因地的本生談,從佛菩薩的偉大行願中,使小學生都能領解佛教的精神。


中學則教以因緣,四諦,八正道等簡單教義。


這些學校,雖以一般學科為主,但出家人在學校裡很有權力,如果學校辦得不好,


或有不妥當的教職員,即可隨時建議改善,調整。至如巴利文學校,學生全是出家的。


大學教師,也大半由出家人擔任,因出家人對佛法才有正確而深刻的了解。


這些佛教大學的教授,待遇非常微薄,每月約三百元泰幣。


出家人穿的吃的,都由施主供養,有三百元也就不錯了,但若要補充其他學科,如外文或一般社會科目,


要聘在家教授,那就會發生困難,因為待遇太低。



過去,泰國的教育與佛教,原是合一的。在未興辦學校以前,人民要受教育,必須到寺院裡去學,


及創設現代化的學校,也得到寺院僧眾的充分合作。後來,一般教育,才多少與佛教離開。


現在有人覺察到,教育與佛教脫離,對泰國的國家民族是並不理想的。


教育,偏於知識技能的教育,如沒有佛教作核心,可能發生不良的影響。


所以近年來,佛教總會正努力於如何使佛教與教育,作更緊密的聯繫。



-



四、僧眾與信眾的關係:宗教的存在與發揚,主要為對於民間,做些什麼事,而能與信眾起著密切的關係。


泰國的佛教,能夠普遍深入民間,成為每個人民的精神寄託,這自然不能不歸功於僧眾。


然而,泰國的出家人,並不如一般大乘佛教徒說的,怎樣走入社會,去辦許多事業,以贏得民眾的好感,他們只是嚴守出家的本位。


但怎能與社會發生關係呢?


第一是供僧:在泰國,凡在家人家裡有事,如新屋落成,店舖開張,或結婚,生小孩,做壽,有病,或死亡等等,


都請僧供養,或請到家裡供養,或備好飲食,等出家人早上出來托缽,恭敬地奉與他們。


僧眾受供之後,就給他們回向祝福。這種乞食與供僧制度,使僧眾與信徒間發生緊密的聯繫。


第二是說法:每一寺院,都有固定弘法的日期,普通是每週一次(不用禮拜日,因這是西方神教所創說)。


佛教的古法,是以月亮的盈虧來計日子。如初一、十五、初八、廿三,在中國的叢林裡,即為放香(休假)日;


泰國則以此四天為佈教日。一般民眾,每逢佈教日,可以聽法。


這樣,一方面是信徒供僧,一方面是僧眾說法,佛教與社會,宗教師與民眾之間,無形中就接近了。


在中國,信徒家裡死了人,就請和尚念經拜懺。泰國民眾如遇此等喪事,則供僧;


或在死者的遺產中,拿出一部分來修建寺院,印贈經典。


雖也有到寺裡請僧超度的,但較少,時間也短,不像中國那樣,幾乎以念經拜懺為職業。


總之,他們從小孩生下來,到大了結婚,乃至死亡,一生都浸潤在佛化生活中。


所以泰國的出家人,雖不問世事,不辦社會事業,但卻與社會接近,聯繫著廣大的徒眾,使佛教獲得了全面的開展。



-


五、出家眾的生活情況:泰國僧眾的生活,可說與釋尊時代的生活方式,是比較接近的。


如穿衣服,因為天氣暖和,確能遵循三衣的規制。三衣是五衣,七衣,大衣,都是佛在世時的樣子。


衣服簡單,不像我們中國,單的夾的棉的,鞋子帽子一大堆。


不過他們的三衣,一律黃色,是否符合古制,是很有問題的。至於吃飯,也仍遵行佛世的托缽制度。


在曼谷,每天早晨六點鐘至六點半,滿街都是托缽化食的黃衣僧,其中也分兩派,一派用手捧著,一派比較方便,用絡缽囊掛著。


化食極容易,一刻工夫,每人的缽裡都滿滿的,可見泰人的信心是怎樣了!


泰國的出家人,差不多每人都有一少年跟侍,僧王僧官則不止一人。


這都是民眾自願送到寺裡服務的,一面為出家人做事,培福,一面學習禮儀,聽出家人講佛教故事等。


這些少年,住在寺裡,飲食也是出家人化來的飯食。他們每天化一次,就夠自己吃兩餐,小孩吃三餐。


當天化到的,當天吃完,不留過明天(這是佛制)。


泰僧的經濟生活,穿衣,吃飯,都簡單而容易解決。我時常感覺到,中國的出家人,一天到晚,為衣食而忙。


從前的寺院,或靠田產收租,或靠香火,靠遊客,或做經懺來維持生活。


終年為應酬忙碌,真正的佛事,反而做得少了。泰僧因實行乞食制,寺裡沒有廚房,沒有居士到寺裡吃飯,


省卻許多人情俗事。再談到住的問題,泰國的寺院,佛殿和僧房是分開的,供佛的殿堂,空明高廣,而並不住人。


即管理佛堂的香燈,也不住在裡面。在一類功利者看來,也許有點惋惜,其實應該這樣,


才能使人發生清淨莊嚴的感覺,培養信徒的宗教情緒(日本等寺院,都是不駐兵及機關借用的)。


僧眾的住房,都在佛寺邊,清靜適用,會客室等,也有現代化的設備。


但僧房,睡床,都極簡單,僧皇也還睡的小床。因佛教制度,不許比丘睡高廣大床。


出家人對於寺院的修建,是不消勞心的。寺院是佛教的,三寶的,如損壞了,就應由信眾修理;


僧眾只是提議興修而已。若房舍圮壞,而當地的信徒不肯發心,那就離開,另找別寺棲身去。


事實上,他們的寺院,大都是清淨莊嚴,不會壞到沒有人修理(除了特殊情形,如大城寺院的大破壞)。


就是鄉下,人口少,寺院規模小些,也決不致破爛不堪,無人聞問。


泰國的出家人,不愁衣食,不愁住處,就是醫藥、交通等問題,也都能夠獲得解決。


曼谷有一僧伽醫院,設了二千五百病床,凡出家人有病,便可以免費住進去,醫藥飲食一切成就。


同時,市區裡的公共汽車,出家人乘搭,不必買票;只有長途汽車,才要費錢。


好在出家人平時沒有事,也很少外出遠行。



泰國佛教,因為尊重佛制,出家的大致都能依律而行,所以生活簡單,衣食住行易於解決,而省了許多麻煩。


僧團容易清淨,信徒也才能生起信心,恭敬供養。


我國出家人之所以不受社會尊重,甚至不能為信徒所尊敬,大約有兩種原因,即金錢和男女的糾結。


只要有一問題發生,就會被人輕視,令人退失信心。寺裡有田產的,出家人當然要收租,佃戶便難得歡喜。


有錢放利息的,往往引起糾紛。或是大殿要修理,佛像要裝金,向施主們去募化。


僧眾自己去乞化,數目又大,次數又多,其中或有些不盡不實,有些人便會引起反感,退失信心。


男女問題,不但犯戒受人輕毀,就是並非真有穢行,如不能避世譏嫌,太多接觸,就會引起誹謗。


泰僧是奉行小乘律的,對此特別重視。為了減少惡緣,避免譏嫌,出家比丘,就連跟女人身體碰一碰,也不可以。


在公共汽車上,如果中間沒有男人隔開著,即不可與女人同座。


所以在大都市,出家人走路要特別小心,否則一不留神,碰上女人的身體,便不得了。


好在泰國的婦女們,見到了出家人,都懂得規避。從泰僧的這些生活情形,


可以說,困擾佛教的兩大問題──金錢和男女,在泰國的出家人,是大體解決了的。


因為他們的衣食住行,都能獲得解決,而不致貪得無厭;而男女之間,又是遠離得那麼認真。


這自然能成為比較和樂清淨,受人尊重的僧團了。


泰國民眾對於出家人的恭敬,真是到了極點。居士向出家人禮拜,出家人不要還禮,也不必說客氣話。


如遇有與人談話,那麼你談你的,拜由他拜,這並不失禮。


因為他們禮拜出家人,是恭敬僧寶,自己修福,不是為了客氣。一般民眾,經過出家人前,總是低著頭,


從旁邊輕輕走過。若有什麼話要跟出家人說,則先蹲下來,雙手合掌,然後低聲說話。


信徒供養僧眾,如毛巾等日用品,要是中國,交給寺裡當家的去分發就算了。


但在泰國,施主會親自端著物品,一一奉送,一一敬禮。他們恭敬出家人,決不是一個兩個或少數人,


而是恭敬整個佛教的僧寶。凡是出家人,不管老的少的,只要剃光頭,穿黃衣,具比丘相的,就是代表僧寶,


要恭敬供養,一律平等,絕不分相。


中國人不大懂敬僧的意義,在家信徒,只知道供養自己的皈依師,或有名的大法師。


我在香港,曾聽到一位居士說:「只要有道有德的法師,自然有人供養」。


這是錯誤的,如有道德有學問的才供養,那麼那些初出家的,學德還不足的,又有什麼人去供養?


時常聽人說,某法師才是僧寶;言外之意,即是其他都不成。所以有些居士,對師父或大法師,也恭敬禮拜,


但若見到普通出家人,則頭仰得高高地,理都不理,好像這些年紀沒有他大,學問沒有他好,就不足以代表僧寶了。


這種觀念,障礙了出家佛教的合理發展,也即是對於恭敬三寶的意義,沒有正確的理解。


在泰國,情形便不同。據說,從前某國王出去,跟一個出家人相遇,他們原是相識的,出家人就和國王致敬,


國王大不愉快。他說,我是白衣弟子,你是比丘,怎好向我行禮呢?


我們這次到泰國,華僑告訴我們,有人向僧人合掌或禮拜,千萬不要跟他客氣。


看見小孩子,也不要摩他,不可起來與人拉手。總之,泰國人士,由上至下,非常敬僧;


從這裡看出了泰國佛教的興盛。


-


六、念咒:泰國的密咒非常盛行,在二十萬出家人中,至少有兩千多咒師。


這些念咒的出家人,據說也有許多神奇靈異。民間對於咒師們,極具信心,如逢病患,或家庭不順,都請咒師念咒加持。


甚至想發財,買獎券,也去請教咒師,以致僧皇不得不下令禁止咒師為信徒指示獎券號碼。


但民眾仍然趨之若鶩,想盡方法,以求得咒師的一點暗示。


本來,佛教從印度傳到錫蘭,又從錫蘭傳入緬甸和泰國等地。根據巴利教典,是不應有此密咒流布的。


但從古代的佛教史實看,則錫蘭、泰國、高棉一帶,實在也有大乘,也有密咒,不過後來衰微了,


成為純粹小乘教的世界。大乘教義雖然無存,而過去所流行的密咒,卻仍師承下來。


他們原為師師相承,傳承下來,經過時間太久,也不知道究竟從什麼時候開始。


大家祇有信仰,認定它與巴利三藏不相違而已。


-

七、總結:泰國一般人民,對佛教的信心非常好,可說真正表現了「信敬」二字。


普通在家信徒,論修行,只是三皈五戒,布施作福,就滿足了,不像我們中國行門之多,理想之高。


這也許是泰國民眾知識水準稍低,故對佛法深義,以及信佛所應實現的崇高理想,未能深切重視。


然也因為如此,泰國上下一致,人人信仰,佛教傳布普遍,而並非少數人的佛教。


將來,若能配合高深的教義與行持,使佛教得到更合理、更正確的發展,那才是人類渴望的佛教呢!(常覺記)


source :


印順:泰國佛教見聞──講於善導寺──一 略述泰國的歷史
http://yinshun-edu.org.tw/zh-hant/Master_yinshun/y24_34


印順:二 泰國佛教的特色
http://yinshun-edu.org.tw/zh-hant/Master_yinshun/y24_34_02


印順:三 泰國佛教的一般情形
http://yinshun-edu.org.tw/zh-hant/Master_yinshun/y24_34_03


--


印順導師與 香港佛教
http://www.buddhismmiufa.org.hk/buddhism/people/yunshun_HKBuddhism.htm


印順 : 英譯成唯識論序
http://yinshun-edu.org.tw/zh-hant/book/export/html/2518



印順: 大智度論之作者及其翻譯-永光集
http://ccbs.ntu.edu.tw/FULLTEXT/JR-NX027/new2_1.htm


印順: 大智度論之作者及其翻譯-永光集
http://yinshun-edu.org.tw/Master_yinshun/y43_01


大智度論講義 - 印順文教基金會
http://www.yinshun.org.tw/freebook/%E5%A4%A7%E6%99%BA%E5%BA%A6%E8%AB%96%E8%AC%9B%E7%BE%A9%EF%BC%88%E4%B8%80%EF%BC%89Ev2.pdf




小中華8:朝鮮王朝實錄-肅宗實錄-三十二年(1706)

小中華8:朝鮮王朝實錄-肅宗實錄-三十二年(1706)



史/編年/朝鮮王朝實錄/肅宗實錄/三十二年(1706) 卷四十三至四十四/卷四十四


○輔德崔啓翁上疏曰:


竊惟春宮,年未弱冠,血氣方當欲定未定之時。或少失其養,日月逾邁,後悔無及,勸講之官,所宜遴選。


誠能就諸僚中,博通經義者,使之久任,則有補豈少哉?至若贊善、進善、諮議之設,亦非偶然,而官不備員。


若悉心推訪,豈無其人?伏惟聖明留念焉。


且樂也者,隨時俗之美惡,著政令之得失,而今國朝之樂,急促啁哳,殊欠和平。


況聞數十年來,俗尙胡舞,位高士夫,亦且爲之。


念此箕方,古稱小中華,衣冠文物,不改舊制,而俗習胡舞,恬不知恥,則哀我東人,亦已化爲胡矣。


甚至於向者進宴時,內宴外習儀之日,所謂都監二提調,私諭舞處容者,乃行淫褻之戲,觀者駭目。


若非其時一提調呵禁,則威儀肅敬之地,終不免爲褻慢之場,此豈聖世所宜有也?



答曰:“上款所陳,予當留意,而疏末指斥吏判之說,太不近理,決知其孟浪也。”



尙胡舞,位高士夫,亦且爲之。念此箕方,古稱小中華,衣冠文物,不改舊制,而俗習胡舞
http://sillok.history.go.kr/id/wsa_13212026_002


蓋本朝繼高麗之末運,用文爲治,典章名物,粲然具備,足稱小中華之號
http://sillok.history.go.kr/id/wsb_11406014_001


我國素以禮義聞天下,稱之以小中華,而列聖相承,事大一心,恪且勤矣
http://sillok.history.go.kr/id/kpa_11402021_001


我國家邈處日域,自中國視之,與安南、交趾無異,而中國之人,不鄙夷之,至稱小中華
http://sillok.history.go.kr/id/wka_10712026_001


庶民則男女勤耕桑之務,士夫則文武供內外之事,家家有封君之樂,世世存事大之體,作別乾坤,稱小中華-3
http://sillok.history.go.kr/id/kia_11210017_001



庶民則男女勤耕桑之務,士夫則文武供內外之事,家家有封君之樂,世世存事大之體,作別乾坤,稱小中華
http://sillok.history.go.kr/popup/viewer.do?id=kia_11210017_001&type=view&reSearchWords=&reSearchWords_ime=#


朝鮮王朝實錄
http://hanchi.ihp.sinica.edu.tw/mqlc/hanjishilu?@5^2039397373^802^^^8021100200160014000100020017@@886655005


朝鮮王朝實錄
http://encysillok.aks.ac.kr/Contents/Index?contents_id=00007823



聖學輯要 성학집요 @ 栗谷全書 by李珥
http://www.krpia.co.kr/knowledge/itkc/detail?artClass=MM&artId=kc_mm_a201#none


聖學輯要 성학집요 @ 栗谷全書 by李珥
http://db.itkc.or.kr/itkcdb/text/nodeViewIframe.jsp?seojiId=kc_mm_a201&bizName=MM&gunchaId=av019&muncheId=01&finId=001


聖學輯要 성학집요 @ 栗谷全書 by李珥
http://www.krpia.co.kr/viewer/open?plctId=PLCT00005160&nodeId=NODE05356293


聖學輯要 성학집요 @ 栗谷全書 by李珥
http://db.itkc.or.kr/itkcdb/text/nodeViewIframe.jsp?seojiId=kc_mm_a201&bizName=MM&gunchaId=av020&muncheId=01&finId=001


聖學輯要 성학집요 @ 栗谷全書 by李珥
http://www.wul.waseda.ac.jp/kotenseki/html/he16/he16_02426/index.html


聖學輯要 성학집요 @ 栗谷全書 by李珥
http://archive.wul.waseda.ac.jp/kosho/he16/he16_02426/


明清史料--明清檔案內閣大庫系統-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http://archive.ihp.sinica.edu.tw/mctkm2/index.html



明清史料--明清檔案內閣大庫系統-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http://archive.ihp.sinica.edu.tw/ttsweb/html_name/search.php


한국문집총간(韓國文集叢刊)陳時務萬言疏 癸亥五月○戊辰六月十三日追呈 [박세채(朴世采)]
http://www.krpia.co.kr/viewer/open?plctId=PLCT00005160&nodeId=NODE05450077&medaId=MEDA05649216



朝鮮儒者中華認同的新解釋─「天下」與「國家」的整合分析 *姜智恩
www.mh.sinica.edu.tw/MHDocument/PublicationDetail/PublicationDetail_3253.pdf


Montag, 4. Dezember 2017

小中華7:朝鮮王朝實錄-肅宗實錄-十四年(1688)

小中華7:朝鮮王朝實錄-肅宗實錄-十四年(1688)



 朝鮮王朝實錄/肅宗實錄/十四年(1688) 卷十九/六月/14日


○乙卯/吏曺判書朴世采,上疏辭職,仍進冊子,論時務十二條,


一曰奮大志,有審王道、明大義二目。


二曰勉聖學,有勤經筵、正大本、親君子、遠小人四目。


三曰正內治,有嚴宮闈、崇節儉二目,嚴宮闈又有小目,罷內司、戒宦侍、敎戚屬。


四曰立規模,有尙忠主、嚴濟寬二目。


五曰振紀綱,有公賞罰、辨賢邪、破朋黨、抑僥倖、四目。破朋黨又有小目。褒揚二賢,收嶺南、嚴敎戒、


六曰求賢才,有論薦、通用二目。


七曰開言路,有求言、納諫二目,求言又有小目,責己、置看詳官。


八曰制治法,有勤聽政、復政府故制、選任三公‧六卿‧三司長官‧八道監司、擇長吏、久任、超遷、黜陟六目,選任又有小目,自辟郞僚,擇長吏又有小目,績成徵用,內外交差,黜陟又有小目,別遣御史。


九曰述祖典,有設經濟司一目,又有小目,參用經濟六典,修正《續錄》。採先正疏章革舊弊,頒新制。


十曰法先王,有鄕黨、經界、學校三目,鄕黨又有小目,明辨四民,經界又有小目,農桑、水利、社倉,學校又有小目,尊賢堂、選士法、貢擧、鄕約。


十一曰修軍政,有內政、定軍制、選將才、明訓鍊四目,定軍制又有小目,復五衛、精選親兵,選將才又有小目,講兵法,明訓鍊又有小目,繕器械、峙糧資、備戰馬。


十二曰專守禦,有修山城、置行營、沿邊設大鎭三目,修山城又有小目,據險淸野,沿邊設大鎭又有小目,募土兵設屯田。開諸島習水戰,備戰艦,末又極論人君心學之要,首尾數萬言。


上優批答之。先是,世采在顯廟朝,除進善作此條將上,會顯廟昇遐,逮癸亥入朝,又緣時議互激,不果上,至是乃上之。



    【太白山史庫本】 21책 19권 15장 B면
    【影印本】 39책 127면
    【分類】 *왕실-경연(經筵) / *정론-정론(政論) / *행정-지방행정(地方行政) / *인사-관리(管理) / *인사-임면(任免) / *사법-법제(法制) / *군사-군정(軍政) / *군사-관방(關防) / *농업-수리(水利) / *출판-서책(書冊) / *교육-인문교육(人文敎育) / *구휼(救恤) / *향촌(鄕村)

- -



補闕正誤:○乙卯/吏曺判書朴世采上辭職疏,附陳冊子,論時務十二條。大條小目見上。


其一,論奮大志。略曰,匹夫之治身,猶必立志而後,乃底于成,況人主可不奮大志而能有所爲乎?


其目有二。一曰,審王道,王道者,本乎人情出乎禮義,若履大路而行,無所回曲,則惟堯、舜、禹、湯、文、武之君,爲能合其道,必得天理之正,必極人倫之至者。孟子所謂:“以德行仁。”董子所謂:“正其誼不謀其利,明其道不計其功。”是也。


五覇先詐力而後仁義,然後天下貿貿然,輾轉反側於曲徑之中,數千百年,無以王道自立者。今當以必復先王之治爲期。


二曰,明大義,君臣之義,父子之親,根於秉彝,不容自已。其有讎怨而不能報,羞恥而不能雪,則是誠三綱五常之本,尤非臣子所可晏然者。


賈誼所謂:“足反居上,首顧居下。”《戴記》所謂:“君父之讎,不與共戴天。”朱子所謂:“有萬世必報之讎。”是也。


今當惕然追思仁孝兩朝所値之時,痛心發憤,要以盡其內修外攘之實。不然,是且重悖於春秋之義,三綱五常之本矣,可不懼哉?


蓋王道者,帝王之常法,大義者,當世之急務,奮志成事,舍此而無他義可適。其三,論正內治。略曰,家人之道,猶利女貞。


況人主欲修己者,又將刑內御邦,以臨四方,可不致謹於此乎?其目有二,一曰嚴宮闈,蓋宮闈之義,女正位乎內,男正位乎外,內言不出,外言不入,是其大體也。爲人君者,能於燕閑幽獨之際,常自儼然肅然,嚴恭寅畏,無少懈怠,澟澟若承宗廟臨群臣之時,則身之正也。


及其后妃,端莊靜肅,有《關雎》之德,後宮謹愼祗懼,有《小星》之美。苞苴請謁之習,無徑而可進,異端左道之患,無間而可作,宮省隱密之地,洞然無一毫私邪之萌,見家之正也。


今當以此爲準,克盡濟家之道,語云:“源淸而流潔。”如是而政事不修。邦域不治者,未之有矣。其小目,曰罷內司,曰戒宦寺,曰敎戚屬。


罷內司者,人主以一國爲家,一國之內,無非己分之所有,供奉頒賜,皆從此出,則不宜又於其中,割裂以自私,如今內司之設也。


蓋聞其法,始於麗末,我太祖開國,嘗議釐革,而未及遂成。後代莫大之弊,雖或制爲常典,使其文書,關由吏曺,而終亦無補,今當大加商量,亟罷內司,苟以爲難,更令朝廷議定本司諸官,如司饔、尙衣之制,不得典以私暬之人,以昭國家公正之理可矣。戒宦侍者,近習之患,自古而有,蓋其跡秘情狎,外無壯嚴之憚,內有諛侫之娛,浸漬日久,不覺其自墮於術中,漢、唐季世,歷歷可驗。


今當敎之以正,涖之以嚴,止令朝夕,備灑掃之末,不敢通貨賂交外人,以紊朝政,而畢竟此輩,亦有保身遠罪之益矣。


眞德秀因仇士良勿使天子讀書親儒臣之語,以爲人主修德講學,則天下安。昆蟲草木,亦皆得所,況左右之臣,其有不得所者,實爲至言。


敎戚屬者,歷代以來,驕恣之禍,昭載史冊,鑑戒兩備,此非如女寵宦寺之出於下流,


本無學識者,往往多以公卿薦紳,戚連王室而得之,然猶不知自臧之道,鮮獲安全,最爲可戒。


今當自人主,常加警飭,其於爵賞賜予之際,姻婭族黨之類,不必輒示其假借優厚,以招物議,蓋纔如此,便非宮府一體公平正大之致,


所益者小,所損者大,終當爲治平之累矣。二曰。崇節儉者,必原於人主之德而可以通行,草上風偃,其理則然,苟爲反是,


雖令之而不從,禁之而不止矣。當今奢侈之弊,爲第一巨患,一饌之珍,必曰內品,一服之靡,必曰內法,爭多鬪巧,轉相慕效,服飾輿馬,


宮室燕飮,日新月盛,棄穀於不食,捐財於無用,雖欲不致夫天怒民怨,凶荒憂虞,終至於危亡之域,其可得乎?



今當自上,以大禹菲飮食、卑宮室爲心,坤殿,以馬后身服大練爲度,下令宮中,痛革舊習,節損百用,衣取修潔,食取充養,視金玉如甆瓦,


視錦繡如布帛,使其始於宮掖,達于小民,則其化之行,必速置郵矣。其四,論立規模,略曰,人主欲爲國家,烏可不有一定之規模,以救其偏而趨於中乎?



其目有三。一曰,尙忠,蓋本朝繼高麗之末運,用文爲治,典章名物,粲然具備,足稱小中華之號,而經歷變故,世降俗弊,行於家者,旣未淳厚,措諸國者,亦多苟簡,類爲掩遮欺謾之科,


雖喪其所賦天理之眞,而不自覺察,風敎不競,奸僞百出。今當大矯其弊,凡於制度云爲之間,必思有以渾然誠確之心,白直行事,內不欺己,外不欺人,一以忠信篤厚,久而不變,使下之人,觀感從化,則終當有所正矣。



二曰,主嚴濟寬,蓋嚴寬者,比如天道,春生秋殺,此誠聖人之至訓,春秋之中道,可以傳諸萬世者也。


然文治之弊,自古歸於仁弱,列國之魯,後代之趙宋,其槪可見。至於今日,或相什百,氣像委靡,紀綱壞敗,文不能行法,武不能制兵,考其歸趣,


是將一務不措,終身役於强暴而已。今當一以嚴正爲主,庶幾使衰習頓變,人心順服,制定風行,水火罔避,然後天下之事可爲也。



大抵忠固三代損益之首,而前漢得之,治世爲最。至於寬猛之分,王者固當以不忍人之政爲先,然而後賢有作,因時制義,如諸葛亮之治蜀,


朱子之爲郡,尤其卓然者,皆用此道,實《周禮》所謂:“刑亂國用重典之類,非如申韓之刻薄殘民也。”


其五,論振紀綱。略曰,夫人治一事,必知摠會提挈之道,然後自外諸務,可得以理。況人主欲爲國家,可不先振紀綱乎?


其目有四。一曰,公賞罰。賞罰,人主御世之大柄,在上者,有公平正大之心,照臨群下,分別淑慝,使賢而有功者,盡得其賞,不肖而有罪者,盡得其罰,則是將一國之人,觀感勸勉,曉然


知善之當爲。惡之當去,固亦不待刑賞,而民俗自變也。今當斷自聖心,明其賢否,加以賞罰,而大警勑之,使大小臣僚,惕然悚戒,各擧其職,


不敢爲苟容因循之計,則其庶幾矣。二曰,辨賢邪。賢邪者,國家治亂之所分也。李珥之言曰:“君子愛君,社稷爲心,生民爲念,


義在守職,則君命有所不從,在盡言,則天威有所不避,小人愛爵祿,權在君上則媚君上,在權倖則附權倖,在外戚則結外戚。”


其言痛切,可爲賢邪之龜鑑,爲人君者,固宜擧直措枉。進賢退不肖,以示其賞罰之正,而又必於賢臣而親之,小人而遠之,克盡其道,如諸葛亮之言,無有毫釐之相雜,然後可謂能辨賢邪矣。


三曰,破朋黨。朋黨者,只在公私之辨,聖人於周比和同之間,致意甚勤,歷代禍亂,多從此出,


但我國黨論,根深蒂固,異於他時,本皆同出士流,而及至分背,往往由邪正而爲逆順。當其變作,固當黜彼而陟此,誅彼而賞此,


如今事平日久之後,又當就中定制,明辨而通用之,俾得增益遷改,亟反其本者,要爲必然之理,旣非程子熙‧豊同事之道,


又與范純仁元祐調停之論不同,尤恐有符於《洪範》皇極之義矣。


其小目,曰褒揚二賢,曰收嶺南,曰嚴敎戒。褒揚二賢者,世有賢德,士不能明知,則是非混淆,趨向頗僻矣。


如文成公李珥明體適用之道,文簡公成渾知要守約之學,眞東方鉅儒,乃繼五賢而作,然不幸爲一邊人之所非,


特以黨習世傳,而衆咻遂不可醫,因此朝廷,雖已從享文廟,衆論亦未大同,今當使湖嶺諸道,印送文集年譜等書于各邑鄕校,


更爲別諭邑宰,時與士子講肄,俾有所興起,天理本明,人心自公,烏有終不得其是非之衷乎?收嶺南者,嶺南古稱人才府庫,


賢儒輩出,誠以習俗蔽痼,人物蕪絶,卒無拔出明揚於淸朝,如張顯光、鄭經世、鄭蘊者,今踰四紀,是固論議乖激之致,


亦由朝家抛棄而然,遂使頃年權奸之時,不免一番出來,助成虐焰,可謂一路之大恥也。今當共處以明辨通用之術,其果不被所累而有才行者,


特加拔擢,其過小而才行大者,亦次第調遷,苟能降心相從,則自此公聽竝觀,同寅協恭,將無往而不可矣。



嚴敎戒者,自古《盤庚》之遷都,周公、畢公之變俗,皆由是道,正爲人心不齊,衆怒難犯,如非以大公至正之道,敎諭丁寧,陳戒懃懇,


使其深疑積怨,渙然開釋則不能。今當自上慨然以革弊爲心,使儒臣作一大誥,頒示中外,亦必推極本原,以爲兩邊俱是王臣,


而但因黨論相激,人心轉乖,雖由此害國家、忘君父,而猶且不顧,決非臣子道理,必須痛改前見,


洗心滌腸,一以打破朋黨,同德建中爲心事,如宋仁宗時,詔天官戒朋黨者,則庶或得其力矣。


四曰,抑僥律。僥倖者,本指不當得而得者,不惟無德而據高位,匪才而叨美爵爲然,至其入仕,專在於銓官之手,或以親戚姻婭,或以厚交私恩,皆是也。


知治體者,莫不深戒。今當嚴飭兩銓,其係干囑者。一切勿用,或有所失,臺閣輒加規劾。凡其除拜,出於公薦,及己居官,有善政者,更加擇擬,


則僥倖之徒,靡所售矣。其六,求賢才。略曰,夫經營一家,必擇工師,況人主欲爲國家,可不求賢才以致之乎?其目有二。


一曰,論薦三代以降,建學養士,賓興登庸之道遂廢,一有願治之主,必皆禮士搜才,以成其志,而賢臣各以所學陳說,蕫仲舒以茂才孝廉爲言。


程子又有禮命近侍,賢儒悉心推訪之說。司馬光有十科擧士法。雖所主略異,而大義寔同,此則今已遵倣遺法,略成事目,


經稟聖旨,須布中外,然必更加十分愼擇,方可有效矣。二曰,通用,隋唐設科之後,任官專主此路,而明君誼辟,未嘗深拘,


多以不次用人,今旣論薦賢才,必當商議通用之道,可以盡其才。程子之意,必欲設延英院,使之應詔論政,觀其才識器能,


然後使賢就位、能就職,此於求賢之道,歷試之術,可謂兩得,而至於我朝文正公趙光祖,又爲薦擧科,以爲通用之階梯,


今當商議,就其近便者行之,庶幾寡過矣。其八,論制治法。略曰,夫醫者治病,必先審其証,然後檢方試藥,況人主欲爲國家者,


烏可不思善其政令制度,以就之哉?其目有六。


一曰,勤聽政,自古人主,未有不勤政而能成治道者,惟我祖宗朝,旣有經筵三講矣。


又有夜對、不時卽對、常參、朝參,承旨持公事入侍,監司、守令及列邑進貢者引見,宰臣出使後陳啓等節,其所以施諸政事,發諸號令者,靡不致勤,


而百官萬民窮鄕僻邑之亦皆得以上達,此世宗、成宗之治,所以度越前古者也。近日之制,開講旣罕,而備局引見,


一月只成三度,常參以下諸制,雖或間行,又無實事。將此規模,悠悠泛泛,苟度時日,終無爲國之理矣。



今當自上斷以聖心,建修舊制,一日之間,非擧食設寢之時,則未嘗在內,以專聽政,兼與臣僚,講究治法,則自能馴致於庶績咸熙之效,是實治法之大者矣。


二曰,復政府故制,竊聞祖宗朝,六曺分掌諸職,裁處庶務,又必摠括署決于政府,方始上聞,雖係兵民之大者,聖旨亦下政府,


未嘗直付本曺,可見其體統尊而事理得,足成一世之治矣。中間遞起遞廢,至明廟朝,適値乙卯倭變,權設備邊司,


以應急需,厥後南北之難繼作,仍而不革,前後幾百餘年,禮樂文章,政事論議,皆從此出,名義甚乖,終將無以尊體統而得事理,


今當議復故制,先改備邊司爲中書堂,而使大臣日坐其中,署決所上諸務,三公旣各分掌六部,而至其大事,又皆通議,以至稟處,始爲得體矣。


三曰,選任三公、六卿、三司長官、八道監司,蓋選任三公以下者,歷代官制,互有得失,我朝分設諸職,約而能該,苟以先王之制較之,無大差謬矣。


今雖世道交喪,人才渺然,惟當就中,採衆望、審長材,詢前效,使之各得其職,委任責成,及其不勝而後,更得能者而易之,庶可扶衰補弊,治亂持危,


卒能修政事、崇德業,以成不世之功矣。其小目?礨 自辟僚屬,夫治事之官,雖有智力,勢不能自周,必得賢才爲之僚屬,然後百事修擧,周命伯冏,


已有愼簡乃僚之語,至唐陸贄,又請臺省屬僚,委長官選擇,蓋非素與交親,備詳本末,難以審知其才,今當使六卿及八道監司,各以所知賢能自辟,


俾得同事而成務也。


四曰,擇長吏。治民之術,不一其端,然求其至重至切者,莫如擇長吏。長吏苟賢,則稅斂當輕;力役當均,訟獄當平,敎化當行,雖或有變,


饑饉不能殺,兵戎不能害。不賢則反是。漢宣帝拜刺史、守牧,輒親問曰:“退而考察所行。”又曰:“吏數易則民不安。”其有治理效,輒以璽書,


勉勵增秩,眞知治道之要矣。今當以此必先,別敎銓部,極加掄選,俾無失人之患,而又能見問考察如此,民豈有不治者乎?


其小目,曰績成徵用,曰內外交差。績成徵用者,夫中才以下,在乎激勸成就,人雖善治而終未登庸,則自非學問忠實之士,難以盡心,


今當極選長吏之治行高第及其平日兼有行誼學識者,入爲九卿、諸曹大夫,或可超擢,以示奬異,蓋黃覇徵爲丞相,卓茂爲褒德侯,況於此等職乎?


內外交差者,人於仕塗,莫不重內而輕外,非係蔭官武人,自無居京顯敭之利者,未嘗辭此而之彼,以故列邑成豢養之場,遠民有塗炭之勢,剝割雖急,


而朝廷罔聞,萬姓嗷嗷,無所告訴,今當依唐制,使臺省諸人,出入常均,庶幾民瘼得以上徹,王澤得以下究,助成一代之聖治矣。


五曰,久任超遷。自古爲治,惟務得人,旣得其人,心須久任,虞朝九官,終身不易,如漢文、景之世,爲吏者長子孫,及我皇朝,宣宗、孝宗,皆用此法,天下晏然,後世稱頌。惟超遷之法,出自羅欽順,以謂:“久任於前者,超遷於後,超遷於前者,久任於後。”


蓋自始仕至于老大,約三四十年。若非以朝除暮遷,徧歷華要爲貴。如今日之習者,內則自學士而進,外則自牧守而進,要亦可以容七八官閥,


各以其所長涖職,或四五年,或六七年,終必至於卿相,則公私兩便,無所甚恨,今當依此。一以得人久任爲主,繼之以超遷之法,則其又庶幾於治道矣。


六曰黜陟。黜陟者,實虞‧周考績之大法,第今歷世已久,人情詐僞,


國法解弛,廢置誅賞之法,狃爲虛文,其所以治日常少,亂日常多者,職由於此。諸葛亮之治蜀,威之以法,法行則知恩;限之以爵,


爵加則知榮。盡忠言時者,雖讎必賞;犯法怠慢者,雖親必罰。服罪輸情者,雖重必釋。游辭巧飾者,雖輕必戮,此誠救時之良模也。


今當大加警飭,明敎中外,使主黜陟之人,一從實績,無容私僞。如其不然,必以誅罰隨之,可免因循之患。其小目曰。


別遣御史,亦黜陟之一法,歷代行之,利病相參,州邑畏戢,刺擧得宜則利,風聞不實,後者未必勝前則病,惟當極擇其人而參商其言,俾絶流弊則幸矣。


其九,論述祖典。略曰,夫家有十金之産,必能世守而不失,方稱無忝,況人主欲爲國家者,烏可不監于先王成憲,以有通變而盡能守之責乎?


其目曰,設經濟司。我國《大典》,成於成宗,金科玉條,固已詳密,而行之二百年,疵弊日生,中經兵亂,或廢或變,無有準的。今當依李珥說,別設一司,以大臣領之,選卿宰以下通經學習世務者,


爲堂上,通訓以下,爲僚屬,俾依《大典》本文,詳加斟酌,其可行者,謹而守之;其不可行者,別爲變通;其可追補者,亦爲添入,


是所謂經濟之義也。其小目,參用《經濟六典》,曰《修正續錄》。曰採先正章疏。曰革舊弊。曰頒新制,參用《經濟六典》者,商量補綴,


以成全書,正爲祖宗朝良法美意,盡在於此。且計當時,去高麗未遠,物理人情,或有沿襲參證之端,纂定《大典》時,多未登載故也。


《修正續錄》者,《大典》之後。又有《續錄》、《後續錄》,皆已通行,而各司所用列聖手敎,亦多不同。蓋緣一時事情互異,以致如此,官吏臨事,


莫適所從,殊非細故,頃聞聖上,用近臣言,別定一官,釐整手敎,而事久未竣,今當竝此二書,同加修正,以入新制也。


採先正章疏者,自宣祖以來,名儒碩輔,憂深思遠,悶更張之靡及,圖懲毖之將善,各上章牘,勤懃懇懇,繕兵救民之意,次第具列,


及至癸亥反正,內經虐政,外當鉅敵,一時諸臣,亦爲輸忠發謀,審症施藥,無不中窾,揆之今日,雖其言或用或否,其弊或存或亡,


要當參考採取,以完其制,革舊弊者,法弊民瘼,固難以疏擧,如宣、仁朝諸臣章奏所論,十未行其二三,如右所陳矣。


頃歲更化之初,亦嘗詢問弊瘼於各道郡邑,終以與時議掣肘,莫能變通,今以其最甚者言,如創設衙門,日新月盛,外則屯田募民,內則積金通貨,


必以大臣而摠領之,諸將以管轄之,訓鍊、御營、守禦、摠戎、禁衛、管理之屬作,而兵部失其職,宣惠、常平、賑恤之屬作,


而戶部失其職,以至位尊勢重,臺諫不敢論,執政不敢決,而柴場、鹽盆、漁箭之屬,猶不在中,此則公而害國矣。如國俗奴婢之法,


中朝所無,而上自諸宮家士大夫,下至市井,凡欲自異於庶民者,莫不以此爲重。必欲多買而世役之,至於庄業,又各設置,或乃富連阡陌,


權制守宰,使官不得收稅,吏不得發奸,國禁莫行,經入日縮,而立案、願堂、挾戶之屬,猶不在中,此則私而害國矣。


至於經賦煩苛而良賤多投於入作,身役倍重,而軍保幾麗於逃故;耕稅仍舊而曠土盡入於陳廢;官吏作奸而糴穀每罣於逋欠;


釋敎尙存而丁壯擧歸於遊惰;巫風益熾而貨財徒費於妖誕;其他所以蠧國而害民者,頭目名色,不一而足。然則國何以不貧,民何以得活?


亦可謂痛哭流涕長太息者也。今當大爲經理,於其公私兩弊,多者損之,分者合之;過者裁之,非者削之,俾各有限制,庶幾上遵祖宗之制,下絶臣民之罪,其大如是則其細可得而制也。


頒新制者,人存政擧,人亡政熄,其理誠然,亦不可以無人而廢法。今旣釐革弊政,以述祖典,則所當定著爲一書,名曰《續大典》,以垂永世,


使後率章之君,克憲之臣,有所持循,以至國治於上,民安於下,久而不壞,方爲大正矣。大抵此事,欲備《大典》之未盡者。


如皇朝《修正會典》之類可見,則只欲法祖宗之遺意,採臣僚之宏議,俾革昔時之弊而新一代之制也。必能如此,然後可以變通治法而有成矣。


其論修軍政,略曰,夫禽鳥至微,猶能綢繆牖戶,以盡防患之道,況欲制敵者,烏可不大修軍政,以爲禦侮之具耶?其目有四,曰內政。


先王之時,立司馬之官,藏兵於農,以御萬國。管仲始爲內政之法,所謂軌盡連鄕者,亦出於沿襲時王之制,而分爲三軍,帥以高國,春蒐秋獮,實有專治軍旅之意,而要以速得意於諸侯,是正王伯醇疪之分也。然桓公所敵,不過爲兄弟之隣國,今日所敵者,卽夷狄之讎人,其理固殊,而强弱衆寡之形,脅持管束之勢,自難以常度處之。聖人所謂:“臨事而懼,好謀而成者。”宜亦捨是而無他策。今當勿師其法而取其意,凡於訓鍊、備禦等事,一切行之,以隱默愼重之道,俾不煩於耳目,斯爲時義之大者。二曰,定軍制。周室比閭伍兩之義,尙矣。唐興,始爲府兵,號稱善法,自開元以後,其制漸變,重以藩鎭煽亂,因成長征之卒,兵農遂分,天下塗炭,誠以府兵之弊,歸於弱,弱則難戰;


長征之弊,歸於驕,驕則難養,禍亂初平之時,國勢壯盛,雖用民伍,不足以備禦。兵戎旣作之後,敵兵銳急,非素鍊習精勇之士,莫可應卒,


其勢〔兩〕不可廢,今當更爲經制,以體古者用賦出兵之意,而別思精抄善養之計,以趨時宜,方合變通之義矣。其小目曰復五衛,曰精選親兵。


復五衛者,昔高麗太祖,實逮事唐,襲其兵制而爲六衛,上下相維,體統相屬,一時稱安。肅宗以後,値女眞之亂,此制亦變,及至我朝,又立五衛,


以爲鎭管之法,士族良民,卒皆隷屬,行之旣久,寢以頹廢,幾不至有兵革,島夷入寇,八路陷覆,幸賴天朝出兵救之,大亂隨平,於是更置束伍,


無論私賤雜類,以爲鄕兵,而五衛仍廢,只以綿布上納。今當還復舊制,使士族良民,編於行伍,庶幾有仗義效忠之心,無獸驚鳥散之患矣。



精選親兵者,兵貴精,不在多。今所謂訓鍊都監,始於柳成龍。所謂禦營軍,創於李貴。



蓋經歷屢亂,爲隨時立制之擧,厥後丁卯、丙子之亂,竟得其力,此乃親兵之效也。嘗竊聞孝廟,擬以漢朝南北軍之制,其義誠然矣。


但禦營軍,自食其保,而訓鍊之兵,必待大農頒給,國用多乏。



今當精選訓鍊,約爲三四千,爲輦下親兵,且合禁衛廳於禦營,使之通融上番,要不下三四千,而別隊衛廳以下諸色,亦將一二千,如是則食道不增,


兵力自强,雖遇大敵,不爲無兵可戰矣。三曰選將材。攻伐之世,將才自可立見,而平常無事之時,非偉識奇鑑,其勢固難。


古之論此者,以爲或就軍伍中搜羅,或命大臣近臣,各擧文武官明兵法、有威果者,有智略之人,不必試以弓馬,求之如是,豈無其效?


又必待其人品旣分,功庸旣著,然後擢置藩閫,大將之任,靡所不可。今當使隊伍之人,議擇其能勝其將任者,使之治兵,更觀實效,次次升庸,


且令諸臣,推薦保明,如有異等者,別加超擢,方能聳動軍情,得其死力矣。其小目,曰講兵法。


爲將之道,行師之要,臨陳之法,具在《傳》《記》,至於隨機應敵,奇正變化,則非心悟神解,不待文字而曉然者,莫宜相及如此之人,世不易出。


今當使爲將領者,悉取兵家七書及《八陣圖說》,誦說玩味,苟有窒礙,相與講解,終日如在行陣對敵,則其能收功於異日者,不啻深絶矣。


四曰,明訓鍊。先王之世,大司馬以四時振旅,苃舍治兵,皆有法度,兵知將意,將知兵情,臨機應變,不待告戒,而自然心志運於中,手足應於外,


粤自孝廟以來,治戎鍊卒,惟日不給,兩局之徒號稱精銳,足爲一國之强兵,然歲月已久,敎法或弛,今當使依《紀效新書》例,參以古法,不懈敎閱,


又必申以仁義節制之義,庶幾以撻秦、楚之堅利矣。其小目,曰繕器械,曰峙糧資,曰備戰馬。與敵爭衡者,不必審量南北之勢,兵技之長短,


舍其所短,取其所長,如今火砲利於北,弧矢利於南,各有其宜,丙、丁亂後,國家所以致意於此,不啻鄭重,及其各設軍門,更務專治,以爲修繕之計,


今當就舊藏兵器中,益加添造精鍊堅利,使合實用,更試求諸技之可以制勝者,以臻其效也。


峙糧資者,雖自壬、丁天兵壓境之日,餽餉之殷,一出境內鮮待他求,而顧於近來凶荒,靡歲不然。公私赤立,無以救塡壑之民,又安能于橐于囊,


以作爰方啓行之資乎?今當預爲商度,一取諸上司各衙門贏餘不急之需,聚于別倉,以爲軍興之用,且於兩西管餉,申明蓄積以備之,則不患於無食也。


備戰馬者,與北敵爭衡,非可以步兵格鬪,必得戰馬然後,便於馳射。國中産馬,固難與漠北竝盛,第自耽羅以下諸島所蓄養,會而計之,其數不下數萬,


雖驛路贏餘,想必甚多。今當使武士善騎射者,親往自擇戰馬,別定規束,略如李珥所論,則不但武臣各得戰馬,亦可轉無用而爲有用矣。



其十二條,論專守禦。略曰,夫進與角力,必須退爲不可勝,然後可以無患,況欲制敵者,烏可不專治守禦之策。而終有所爲哉?


其目有三,一曰脩山城。以東方言之,山城最爲所長,如安市之却唐兵,鴒原之禦契丹,龜城之拒蒙古,可按而知矣。


至如壬辰、丁卯之訌,幸州、龍骨之取勝,尤爲其明驗矣。但我國人性㤼弱畏懼,而州縣所治,多在平地。


凡遇大亂,輒奔走求生,若非預爲形勢,設置山城,爲其依歸之所,使知離此則死,不離此則生,雖有高城深池,擧將委而去之。


今當一依柳成龍所言,擇其要害可守處,仍作邑治,使之臨亂入保,在在如此,則不患敵兵之憑淩矣。


其小目曰,據險淸野。修築山城,旣已入保,使淸其野,無一人民穀物,可以鹵掠,敵在城外,進無所憑,退無所還,必將不能持久,


況如北虜,每以秋高氷合而至,其於耕作收穫,終無所妨,今當以平時則下城田作,臨急則入城保守,其於禦敵之術,可謂挈要矣。


二曰置行營。不欲有爲則已,苟欲奮發大義,勘定禍亂,以成不世之奇功,固非按舊循常,命將出師之擧,所可振作而聳動,必須人主,


躬自巡邊,責勵諸將,如漢光武之還宮六日,旋卽出征,宋眞宗之決策親征然後,方能使民有親上死長之義,士卒有敵愾捍王之志。



今當置一行營於平壤或安州,有事則自上出巡,以行賞罰、議戰守,無事則選命大臣,居守其地,總加節制,仍以便宜行事,斯爲得宜。


三曰沿邊設大鎭。我國北接遼東、女眞,西南接靑、齊、蘇、杭、日本,可謂三面受敵矣。然海路自隋唐,不復開拓,乃以元世祖之威,


困不得志於日本壬辰之亂。神宗皇帝,萬里山師,率從燕薊而來,必有其所矣。陸則遼東,自闕西以後,有三江之阻。女眞自關北以後,


有三嶺之險,要亦非無可守之道,必因其形制,復爲關防,又必任以忠勇之人,庶幾居常有保障之謹,遇變有守禦之實,


惟當於西北二邊及海西湖西沿海諸處,議合郡邑可幷者,各爲大鎭,建設衙門,專治軍務,先爲不可敗之形,然後大功有所恃矣。


其小目,曰募土兵,曰設屯田,曰開諸島,曰習水戰,曰備戰艦。徵兵守邊,古所不免,然其所守禦,非可專責於遣戍留屯之士矣。


必廣募土兵,厚其生利,俾審地形習兵技,內無畏慴之心,外有服制之具,然後能得其力。今當命西北方伯,召募民兵,團結隊伍,陰行部勒,


時且畋獵,以爲緩急之用,其勝於徵兵遠矣。設屯田者,用兵之法,見糧爲重,雖以諸葛亮之忠謀,出師北伐,以餽餉屢絶,不能成大業,其他可知也。


我國二邊,自有海運,固無中國轉輸之勞,然兵不可坐食,民不可獨耕,今當略依朱子說,參以歷代所行議,就邊上曠土,使以訓鍊之暇,


量力耕種,擇人主管,以濟其法,開諸島者,東國環海爲疆,島峙甚多,大而設爲州府,小亦隷於牧場,然其中有土地膏沃,


風氣和暢者,若預加措置,使民入居,必以耕作爲主,而兼通魚鹽之利,其當北敵之至,不但沿海一帶士女,得有所歸,舟船糧餉,自有所補。


今當選遣臣僚,詳察諸島及長山、安邊、邊山之屬,得其形便,建將領設鎭堡,蓋又因勢利導之一法也。


習水戰者,壬、丁之變,倭旣傾國入寇,如入無人之境,惟於海路,因李舜臣一戰,遂不敢揚帆北上,以之龍灣命令,得通於湖南,


而倡義諸將,久保江都,自是爲設統制營,以領舟師。然且船朽卒怨,徒擁虛簿,雖有春秋水操,亦甚滅裂,


今當悉依舟師之法,亟加鍊習,使於風濤至險之際,進退出沒,能盡其妙,則早晩緩急,可以有用矣。



備戰艦者,國家儲養船材於諸島,而官吏所耗已多,加以庸工凡夫,徒循舊制,莫能如李舜臣之別創龜船,以決奇勝。


今當就沿海諸邑,有戰船處,酌量添造,務令堅緻便利,又訪諳於海役者,使之運智出奇,毋拘一格善矣云云。


批旨見上。疏凡累萬餘言,而綱目俱擧,本末該備,且方留意於春秋大義,故尤復眷眷於戰守備禦之策矣。



    【太白山史庫本】 21책 19권 3장 A면

    【影印本】 39책 144면

    【分類】 *왕실-종사(宗社) / *왕실-비빈(妃嬪) / *왕실-행행(行幸) / *정론-정론(政論) / *정론-간쟁(諫諍) / *행정-중앙행정(中央行政) / *행정-지방행정(地方行政) / *인사-임면(任免) / *인사-선발(選拔) / *인사-관리(管理) / *사법-법제(法制) / *군사-군정(軍政) / *군사-지방군(地方軍) / *군사-중앙군(中央軍) / *인사-임면(任免)




蓋本朝繼高麗之末運,用文爲治,典章名物,粲然具備,足稱小中華之號
http://sillok.history.go.kr/id/wsb_11406014_001


我國素以禮義聞天下,稱之以小中華,而列聖相承,事大一心,恪且勤矣
http://sillok.history.go.kr/id/kpa_11402021_001


我國家邈處日域,自中國視之,與安南、交趾無異,而中國之人,不鄙夷之,至稱小中華
http://sillok.history.go.kr/id/wka_10712026_001


庶民則男女勤耕桑之務,士夫則文武供內外之事,家家有封君之樂,世世存事大之體,作別乾坤,稱小中華-3
http://sillok.history.go.kr/id/kia_11210017_001



庶民則男女勤耕桑之務,士夫則文武供內外之事,家家有封君之樂,世世存事大之體,作別乾坤,稱小中華
http://sillok.history.go.kr/popup/viewer.do?id=kia_11210017_001&type=view&reSearchWords=&reSearchWords_ime=#


朝鮮王朝實錄
http://hanchi.ihp.sinica.edu.tw/mqlc/hanjishilu?@5^2039397373^802^^^8021100200160014000100020017@@886655005


朝鮮王朝實錄
http://encysillok.aks.ac.kr/Contents/Index?contents_id=00007823



聖學輯要 성학집요 @ 栗谷全書 by李珥
http://www.krpia.co.kr/knowledge/itkc/detail?artClass=MM&artId=kc_mm_a201#none


聖學輯要 성학집요 @ 栗谷全書 by李珥
http://db.itkc.or.kr/itkcdb/text/nodeViewIframe.jsp?seojiId=kc_mm_a201&bizName=MM&gunchaId=av019&muncheId=01&finId=001


聖學輯要 성학집요 @ 栗谷全書 by李珥
http://www.krpia.co.kr/viewer/open?plctId=PLCT00005160&nodeId=NODE05356293


聖學輯要 성학집요 @ 栗谷全書 by李珥
http://db.itkc.or.kr/itkcdb/text/nodeViewIframe.jsp?seojiId=kc_mm_a201&bizName=MM&gunchaId=av020&muncheId=01&finId=001


聖學輯要 성학집요 @ 栗谷全書 by李珥
http://www.wul.waseda.ac.jp/kotenseki/html/he16/he16_02426/index.html


聖學輯要 성학집요 @ 栗谷全書 by李珥
http://archive.wul.waseda.ac.jp/kosho/he16/he16_02426/


明清史料--明清檔案內閣大庫系統-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http://archive.ihp.sinica.edu.tw/mctkm2/index.html



明清史料--明清檔案內閣大庫系統-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http://archive.ihp.sinica.edu.tw/ttsweb/html_name/search.php


한국문집총간(韓國文集叢刊)陳時務萬言疏 癸亥五月○戊辰六月十三日追呈 [박세채(朴世采)]
http://www.krpia.co.kr/viewer/open?plctId=PLCT00005160&nodeId=NODE05450077&medaId=MEDA05649216




印順:泰國佛教的特色--泰國佛教見聞

印順:泰國佛教的特色--泰國佛教見聞

佛法是救世之光-三四、泰國佛教見聞

泰國佛教見聞──講於善導寺──

一 略述泰國的歷史
二 泰國佛教的特色
三 泰國佛教的一般情形

. . .

二 泰國佛教的特色


佛教創自印度釋迦牟尼佛,然後開展為世界的宗教,其向外傳播,則始於阿育王時代。


阿育王與我國秦始皇同時,是佛教中最著名的大護法。他曾派傳教師到各地傳教,當時就有一派傳入南方的師子國(即今錫蘭)。


此派所用經典,是用巴利文的。先傳到錫蘭,又從錫蘭傳入緬甸,又傳入泰國等地。上面所說的五個佛教國家,都以錫蘭所傳的巴利三藏為根據。


依照中國佛教史看,南方佛教國家,並不一定純是小乘,如錫蘭、南詔,以及古代的高棉,本來也有大乘佛教,甚至有密宗的流布。


但泰國從大城王朝以來,六百年間才成為清一色的小乘佛教。小乘佛教,或者稱之為原始佛教。


不過據我看來,就以泰國說,他們所用的教典,確是從錫蘭傳入的巴利文三藏,但他們的佛教制度,也就是所表現的宗教活動,都不能說是原始佛教。


現將泰國佛教的特色,我認為並不原始的,逐一介紹如下。


- - -


一、出家:在泰國,每個人幾乎都要出家一次。若沒有經過出家,會被人瞧不起,沒有地位。這制度很特殊。


本來,在佛法中發心出家,如果煩惱太重,不適合過出家生活,是可以返俗的,甚至可以往復多次。但不管出家或是返俗,都得合法。


出家與在家,在佛法中分別極為嚴格。我們中國,如出了家又返俗,就被人鄙視。其實這是錯誤的,因為即使不能出家,還可以做一良好的在家佛教徒。


但在泰國,除少數外,一般出家的並不打算盡形壽出家,有的發心出家七天,或半個月,一個月,三個月,經過一個短時期的出家生活,就返俗回家了。


據說:從前有一個國王,曾出家幾年,後來又回去做王。


因為經過佛法的特殊教育,心地慈悲,愛護民眾,勤勉儉樸,不浪費國力,把全副精神用在為民眾謀福利上。


當時的官員和老百姓,覺得出家實在不錯,大家就跟著學,造成人人都要一度出家的風氣,一直流傳了下來。


這種風尚習俗,並不合於佛的原意,可是它對佛教發生了極大極良好的影響。


譬如說,僧團中的事情,一般在家人都不十分清楚,因為佛制比丘戒律,白衣不應聽聞。


但在泰國,因為個個都出過家,對佛教的制度,禮節,甚至出家應該做些什麼,在家人應該怎樣,他們都比較了解。


我國的居士,就懂得不多。因為不大明白,不應批評的,要亂批評;應該批評的,倒反而讚歎擁護。


去年,泰皇也出家半個月。起初,國務院長、樞密院長、宮廷中的重要分子,因國王身體不好,出家不吃晚飯,恐有問題,所以開了幾次會來研究。


結果,國王說:我要出家,就應遵行佛的制度,決不例外。國王出了家,過了中午決不吃飯,連牛奶都不飲,只喝水,一切依佛制,非常嚴格。


等到出家期滿,返了俗,才重新過他的帝王生活。國王是如此,其他的人也都如此,他們一經出家,便決定遵行佛教制度,過著嚴肅的出家生活。


人人出過家,所以人人都擁護佛教。還有,泰人對於出家,看得非常重要,可以說是一生之中最隆重的一個節目。


中國人的一生中,結婚是一件大事,喪葬又是一件大事。泰國人對於結婚,並不太重視。但他們也有人生的兩件大事,一是出家,其次是死。


出家時,要舉行隆重的典禮,親戚朋友都來送禮祝賀,是最難得的一種盛典。


這裡要附帶談到:泰國的女人,是沒有出家的。佛在世時,男女平等,都一樣可以出家,


為什麼泰國女人不能出家呢?這因為,他們遵循古制,重視傳承。女人出家,先要在女眾比丘尼處受戒,然後再到比丘處受戒證明,這叫做二部受戒。


泰國過去,本有尼眾,但後來一度沒有了。後來女人要出家,便沒有地方去受戒,也就不能合法的產生比丘尼,所以一直到現在,還沒有女人出家。


可見他們對於佛制,非常尊重,要是我們中國佛教,一定可以通融了。


- -



二、僧官:中國從前也有僧官,不過官位低,屈居政治之下。泰國的僧官制,則仿摹政府的組織,而自成一系統的。


佛教的僧官,最高的是僧皇,下有四個僧王,分擔國務院長,宣傳部長,福利部長,教育部長。


四僧王下,有僧伽大臣或稱僧伽宰相,性質與次長、司長相同。僧伽大臣以下,還有低級的僧官。泰國現有二十萬出家人,僧官有三千多。


這些僧官,是有薪俸的(當然不多),由國家供給,這是政府對佛教的一種尊重。


僧官的產生,是要由地方報上來,比方一縣或一市裡,有一個出家人,已經出家了很久──至少五年以上,或因精通佛法,或善於佈教,


或對復興創立寺院有功績,或修持禪定,這樣呈報到僧伽國務院,經調查屬實,就通過政府,給予僧官的名位,然後一步步升上去。


所以到了高層的僧官,總是年高(受戒年久)德重的。這種僧官制度,佛世沒有,中國、日本也沒有,可說是泰國佛教的特有制度。


這種僧官制度,雖不合佛制,但也有其好處。它可以獎勵出家人,好好出家,勵力向上修學佛法。


如出家以後,心向佛法,勇猛精進,其地位自然會逐漸提高。一般民眾對受到僧官階位的出家人,也特別尊重恭敬。


雖然,真正發心出家的,並不一定為了做僧官,但由於他的道德、學問,或對佈教的努力,自然就被推舉為僧官。


所以這種特殊的僧官制,對於泰國佛教,到現在還是好處多。


- - -




三、佛像佛塔多:泰國的寺院,雖其建築形式各各不同,而每一寺院,佛像非常多,而且同是釋迦佛像。


同時,佛塔也多,每一寺裡,佛殿四周,每羅列著許多的塔,都非常莊嚴。


塔的基層是四方形,或圓形,上面尖尖的,普通的都不太高;只有少數特殊的,建築得十分高大。泰國之所以有那麼多佛像佛塔,原來也有其緣故的。


泰人因為信佛的關係,在他們在生的時候,有權位財富的,就塑了一尊佛像,或建一座塔,等到死後,就把他的骨灰放到佛像底下,或安在塔下,這實與中國人的營建生壙一樣。


一般有名的像塔,都可以知道,那座塔是第幾世王的;某一尊佛像,是某皇親國戚或某大臣造的。


按理說,這是很不合法的。常人不淨的屍骨灰,怎能放在清淨莊嚴的佛塔裡或佛像下!佛像或塔地,常人的屍骨灰,論理是不應該靠邊的。


在曼谷朗瑪機場到曼谷市區之間,有一座新修的大寺。據說,這就是泰國總理鑾披汶元帥和他的僚屬合同興建的。


每人塑一尊佛像或塔,預備將來死後,安置自己的骨灰。這種風俗習慣,可說是非常特殊的。


- -


四、護身佛:泰國的護身佛,非常盛行。那些小佛像,是佩在身上的,不是供奉的。


我曾遇到兩位華僑,跟他們談起護身佛,他們順手往身上一掏,掏出了好多尊小佛像來。通常一個人,身上都不止一尊呢!


據說,佩這種護身佛,可以保平安,而且靈驗得很。早幾年前,聯合國宣布北韓為侵略者,各國對北韓用兵時,泰國也派了一支象徵性的小部隊參加聯軍。


當這支部隊要出發的前夕,總理即下令,每人分送一尊護身佛,讓他們佩在身上,這可見全國對於護身佛的信心。


曾有人問起僧皇:現在歐美的物質文明,會不會動搖人民的信仰?僧皇答他不會。


他說:英美最新型的汽車,運到這裡來,我們可以訓練司機,利用這種工具,受用到歐美的物質文明。但是每個司機的身上,仍然佩著許多護身佛。


護身佛的信仰,和汽車的運用,可以配合起來,並不衝突。據說:鑾披汶元帥,初時對佛法的信心並不太深,但後來信心越來越強。


因為政治上的變動,他曾被人槍擊過三回,被下過幾次毒藥,結果都沒有被害死,也許因為他身上佩了護身佛的緣故吧!


這次大會中,泰國政府撥了一千萬泰幣(等於美金五十萬元),鑄造小佛像。


他們的製像,由一「製像委員會」專門負責,常人不能隨便製造,一切要合乎製佛像的法則。


這次製像委員會,特別請了幾百出家人誦咒加持,當中有一位,忽然頭頂放光,成千累萬的信眾,都要求他祝福,弄得這位咒師無以為應,結果一蹓了之。


像這種信仰,日本有之(護身符),蒙藏密宗也有之;泰國佛教這種普遍的信仰,不應該說是原始佛教!



以上所談到的,具有特色的泰國佛教,是佛教傳入泰國,因適應其民情風俗,人民需要,乃形成另一獨特的形態,已不是我們想像中的原始佛教底面目。



source :



印順:泰國佛教見聞──講於善導寺──
一 略述泰國的歷史
http://yinshun-edu.org.tw/zh-hant/Master_yinshun/y24_34


印順:二 泰國佛教的特色
http://yinshun-edu.org.tw/zh-hant/Master_yinshun/y24_34_02


印順:三 泰國佛教的一般情形
http://yinshun-edu.org.tw/zh-hant/Master_yinshun/y24_34_03


--


印順導師與 香港佛教
http://www.buddhismmiufa.org.hk/buddhism/people/yunshun_HKBuddhism.htm


印順 : 英譯成唯識論序
http://yinshun-edu.org.tw/zh-hant/book/export/html/2518



印順: 大智度論之作者及其翻譯-永光集
http://ccbs.ntu.edu.tw/FULLTEXT/JR-NX027/new2_1.htm


印順: 大智度論之作者及其翻譯-永光集
http://yinshun-edu.org.tw/Master_yinshun/y43_01


大智度論講義 - 印順文教基金會
http://www.yinshun.org.tw/freebook/%E5%A4%A7%E6%99%BA%E5%BA%A6%E8%AB%96%E8%AC%9B%E7%BE%A9%EF%BC%88%E4%B8%80%EF%BC%89Ev2.pdf


Freitag, 1. Dezember 2017

陳雲:感謝陶傑仁兄踢爆性別政治(gender politics),勇氣可嘉

陳雲:感謝陶傑仁兄踢爆性別政治(gender politics),勇氣可嘉



陳雲:感謝陶傑仁兄踢爆性別政治(gender politics),勇氣可嘉。


至於當中所謂身體接觸之類的從叢林到王朝的人類學古老情況,我無暇寫論文了,得閒我開講座或網台慢慢講。


左膠霸佔公共輿論之後,性別政治、身份政治取代了一般政治。性別認同的自由取代了一般的公民自由。


你聽得明就明,聽不明白,就請你離開我的面書,去左膠那邊的新自由主義啦。


那邊風光獨好,有報紙、有資助、有國際NGO的職位安排和金錢資助,好過我這邊古典自由主義的窮困無助多多聲。無人逼你看陳雲,不喜歡,請走人。



陶傑Channel


【兄弟姊妹站出來】


見到荷李活女明星個個玩得咁型,崇洋的我,又豈能不追上西方先進國家潮流呢?


我在幼稚園低班時,曾經俾一個女教師摸過塊面,我現在回想,雖年代久遠,我也無辜一度淪為性侵犯性欺凌之低端人口之一。


那個Miss 叫做黃詠儀(好普通的港女名,如有雷同實屬巧合),佢當年未經我同意,運用職業霸權,觸碰兒童的我的身體。


黃詠儀婆婆你而家去咗邊?


感謝Facebook 新世代,只須單方面貼張Selfie,就可以令好多人變成「維恩斯坦」,或者Kevin Spacey。


荷李活處處色魔,香港體育界又咁淫賤,咁學界有冇教獸?宗教界有冇牧屍?


香港影視娛樂圏,唔通又只係一個人人追求戲劇藝術進修的清淨天堂?


(PS: 2015年3月,特首千金梁齊昕在Facebook 貼圖透露曾被老母家暴,有人報警,同年3月21日,警務處處長曾偉雄話:「不能夠網上講乜,警方就去查。」)


陳雲:感謝陶傑仁兄踢爆性別政治(gender politics),勇氣可嘉。
https://www.facebook.com/wan.chin.75/posts/10155796299512225


Wan Chin
The cultural Left want us to live in a glass cage of political correctness and gender freedom.


 None can touch you before you lift your glass cage.


--








陳雲:流民、貧民這些傳統中文詞彙,中共不會用

陳雲:流民、貧民這些傳統中文詞彙,中共不會用



陳雲:中文解毒時間。中共目前在大城市開始驅趕的「低端人口」,


華夏傳統稱之為「流民」,是因飢荒、戰亂或 鄉間土地遭受兼併 或奪走而流向城市討生活的農民。


史書多有記載,如  《史記.卷一○三.萬石君傳》  :「元封四年中,關東流民二百萬口,無名數者四十萬,公卿議欲請徙流民於邊以適之。」


《明史·食貨志》  稱:「年飢或避兵他徙者曰流民」。



因飢荒而農民遷徙的現象,在周朝《詩經·大雅·召曼》已有記載:「瘼我饑饉,民卒流亡。」


春秋時代齊國宰相管仲提出「禁遷徙,止流民」政策,以免農民遷徙,影響田地耕作及令城市不勝負荷。


流民、貧民這些傳統中文詞彙,中共不會用,其他華人現代政府也不會用


(西方現代政府用基層、草根之類的無恥之言,明明是苦不堪言的貧民,政府卻誇讚你是支撐整個社會的基層),


因為古代的朝廷用流民、貧民這些詞,是有自我譴責政治不安而令農民流徙,敦促朝廷重新照顧農民在原居地安頓生計的意思。



現代西方政府是假定人民有遷徙的自由,故此因為農村凋蔽、丟失土地而遷徙到城市的農民,政府視為人民實現遷徙的自由權利。


現代政府,比起古代朝廷更為無恥,人權與自由很多時只是行使制度暴政的藉口。


例如現代政府給你改變性別認同的自由 (男人認同自己是女人 或做變性手術),但不會給你實現男人獨力養妻活兒、


做個男子漢的土地分配(古代稱之為  「授田」 )、就業機會和公共房屋。現代政府的無恥和不負責任,遠遠超乎你的想像。


我不會怪責中共的政治用詞,因為起碼中共老老實實自認是壞蛋,不懂得用人權和自由來欺騙。


(圖片來源:網絡)


我不會怪責中共的政治用詞,因為起碼中共老老實實自認是壞蛋,不懂得用人權和自由來欺騙。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0155790843442225&set=a.469456247224.249505.589657224&type=3



我國素以禮義聞天下,稱之以小中華,而列聖相承,事大一心,恪且勤矣
http://sillok.history.go.kr/id/kpa_11402021_001


我國家邈處日域,自中國視之,與安南、交趾無異,而中國之人,不鄙夷之,至稱小中華
http://sillok.history.go.kr/id/wka_10712026_001


庶民則男女勤耕桑之務,士夫則文武供內外之事,家家有封君之樂,世世存事大之體,作別乾坤,稱小中華-3
http://sillok.history.go.kr/id/kia_11210017_001



庶民則男女勤耕桑之務,士夫則文武供內外之事,家家有封君之樂,世世存事大之體,作別乾坤,稱小中華
http://sillok.history.go.kr/popup/viewer.do?id=kia_11210017_001&type=view&reSearchWords=&reSearchWords_ime=#


朝鮮王朝實錄
http://hanchi.ihp.sinica.edu.tw/mqlc/hanjishilu?@5^2039397373^802^^^8021100200160014000100020017@@886655005


朝鮮王朝實錄
http://encysillok.aks.ac.kr/Contents/Index?contents_id=00007823



聖學輯要 성학집요 @ 栗谷全書 by李珥
http://www.krpia.co.kr/knowledge/itkc/detail?artClass=MM&artId=kc_mm_a201#none


聖學輯要 성학집요 @ 栗谷全書 by李珥
http://db.itkc.or.kr/itkcdb/text/nodeViewIframe.jsp?seojiId=kc_mm_a201&bizName=MM&gunchaId=av019&muncheId=01&finId=001


聖學輯要 성학집요 @ 栗谷全書 by李珥
http://www.krpia.co.kr/viewer/open?plctId=PLCT00005160&nodeId=NODE05356293


聖學輯要 성학집요 @ 栗谷全書 by李珥
http://db.itkc.or.kr/itkcdb/text/nodeViewIframe.jsp?seojiId=kc_mm_a201&bizName=MM&gunchaId=av020&muncheId=01&finId=001


聖學輯要 성학집요 @ 栗谷全書 by李珥
http://www.wul.waseda.ac.jp/kotenseki/html/he16/he16_02426/index.html


聖學輯要 성학집요 @ 栗谷全書 by李珥
http://archive.wul.waseda.ac.jp/kosho/he16/he16_02426/


明清史料--明清檔案內閣大庫系統-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http://archive.ihp.sinica.edu.tw/mctkm2/index.html



明清史料--明清檔案內閣大庫系統-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http://archive.ihp.sinica.edu.tw/ttsweb/html_name/search.php



朝鮮儒者中華認同的新解釋─「天下」與「國家」的整合分析*姜智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