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nerstag, 17. April 2014

「必要的沉默」,豈止是一道考試題目?在中國社會,還是活命的心法。



「必要的沉默」,豈止是一道考試題目?在中國社會,還是活命的心法。





















文憑試中文作文題其中一道,以「 今天發生了一件事情,當時我曾經想力陳己見,最後選擇了沉默。我認為沉默是必要的」為題,要求考生以「必要的沉默」為題續寫。


「必要的沉默」五個字一出,考評局即惹上「 維穩」嫌疑,「 試題政治化」,引發輿論聲討。這道題目本身,已經超出作文的範圍,還是處世為人的考題。


「必要的沉默」,跟英文「必要的邪惡」(A Necessary Evil )一樣,是很深的命題,需要哲學思考。考題的前提已經表明:沉默不是一件好事,但做人很複雜,明知不好,有時候也只能忍氣吞聲。


「沉默 」是人性中最複雜的一種表現:沉默是金,有時候是高尚的;但有時候是可鄙的,馬丁路德金說過「最大的悲劇不是壞人的囂張,而是好人的沉默」;更多時候是無形中立的,「 沉默的大多數」,是這個世界的常態,不可以指望人人都很有主見,善於表達。


好漢不吃眼前虧,也是一種沉默:身處險境,對方窮兇極惡,蠻不講理,明知「 力陳己見」會招來殺身之禍,結果選擇沉默,這算是「維穩 」還是「 明哲保身」?


中國的傳統文化一向鼓勵沉默,因為槍打出頭鳥,伴君如伴虎,有太多血淋淋的歷史教訓,即使想「 力陳己見」也無能為力。



「必要的沉默 」,豈止是一道考試題目?在中國社會,還是活命的心法。


http://news.stheadline.com/dailynews/headline_news_detail_columnist.asp?id=281381§ion_name=wtt&kw=207



- - --


Niemoeller : 我們常常選擇保持沉默,事實證明,我們並不能因此而逃避責任。


Martin Niemoeller :


「他們最先走來捉共產黨,因為我不是共產黨,所以我無出聲;


他們稍後走來捉猶太人,因為我不是猶太人,所以我也無出聲;


他們接着走來捉工會分子,因為我不是工會分子,所以我還是無出聲;


到了他們來捉天主教徒,因為我是新教徒,所以我仍舊無出聲;


最後,他們走來捉我,環顧四周,已經沒有人留下來,可以為我出聲了。」



以上一段「唔關我事,所以我唔出聲,而到了最後,終於無人為我出聲」的故事,來自德國人 馬田尼姆拉(Martin Niemoeller),他是一個德國傳教士,雖然也曾被希特勒逮捕而鋃鐺下獄,但戰後他一直沒有以受害者自居,反而深切反省。


- - -


馬田尼姆拉的歉疚



他認為納粹所犯下的滔天暴行,不應只推諉給少數幾個人,大家便認為可輕易「甩身」,反而認為應該由整個民族一起承擔,因為面對不公義,如果袖手旁觀坐視不理,本身便是一種不可饒恕的罪行。



他說﹕「我們常常選擇 保持沉默,事實證明,我們並不能因此而逃避責任。我曾經不斷反覆地追問自己,


如果在1933 及1934年間,德國全國境內 1.4萬名傳教士 都嘗試挺身而出捍衛真理,甚至不惜為此賠上性命的話,歷史是否因此可以改寫呢?


我愈來愈傾向相信,300 至400萬條 無辜犧牲的生命其實是可以挽回的。現在我們必須為此付出代價。」


source:


起初他們
http://zh.wikipedia.org/wiki/%E8%B5%B7%E5%88%9D%E4%BB%96%E5%80%91%E2%80%A6%E2%80%A6


http://www.youtube.com/watch?v=UpPZaeHefnM

Mao posters

Kommentare:

Anonym hat gesagt…

Mao/ Cultural Revolution Posters
http://tipolog.livejournal.com/71811.html

Anonym hat gesagt…

Mao card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272307516275785&set=gm.1413962898869927&type=1&theater


Das Wesen aber, wie es hier geworden ist, ist das, was es ist, nicht durch eine ihm fremde Negativität, sondern durch seine eigene,



die unendliche Bewegung des Seins. Es ist Anundfürsichsein, - absolutes Ansichsein, indem es gleichgültig gegen alle Bestimmtheit des Seins ist,

das Anderssein und die Beziehung auf Anderes schlechthin aufgehoben worden ist.


Es ist aber nicht nur dies Ansichsein; als bloßes Ansichsein wäre es nur die Abstraktion des reinen Wesens;


sondern es ist ebenso wesentlich Fürsichsein; es selbst ist diese Negativität, das Sich-Aufheben des Andersseins und der Bestimmtheit.

Anonym hat gesagt…

陳雲「自殺式寫稿」哲學
https://www.ourtv.hk/cgi-bin/ourdb/bdetail?session_id=start&share=ourdb@ourtv.hk&dbname=vid_Video&template=344118260202&key=2646



陳雲《壹周刊》993期專訪
http://arnoldii.wordpress.com/2009/03/23/%E9%99%B3%E9%9B%B2%E3%80%8A%E5%A3%B9%E5%91%A8%E5%88%8A%E3%80%8B993%E6%9C%9F%E5%B0%88%E8%A8%AA/




Anonym hat gesagt…

溫水劇場fb -- 人禽之別

https://fbcdn-sphotos-d-a.akamaihd.net/hphotos-ak-frc1/t1.0-9/p720x720/1661835_606494786094233_4774930345609425962_n.jpg


https://fbcdn-sphotos-d-a.akamaihd.net/hphotos-ak-frc1/t1.0-9/p720x720/1661835_606494786094233_4774930345609425962_n.jpg



source :


溫水劇場fb -- 人禽之別
https://www.facebook.com/boilingfrog/photos/a.599258490151196.1073741833.171253832951666/606494786094233/?type=1&relevant_count=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