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nerstag, 14. November 2013

Kyumonryu Shishin 九紋龍史進 ( Shi Jin )

Kyumonryu Shishin 九紋龍史進 ( Shi Jin ) /

Tsuzoku Suikoden goketsu hyakuhachinin no hitori  通俗水滸傳 濠傑百八人一個 ( One of the 108 Heroes of the Popular Water Margin )






浮世絵検索

検索 浮世絵, 錦絵, 明治, 新版画, 創作版画。
http://ja.ukiyo-e.org/


http://data.ukiyo-e.org/bm/images/AN00586925_001_l.jpg


[STAND BY ME ドラえもん]ムービー
http://www.youtube.com/watch?v=IVuXGgOGR7Q

Kommentare:

Anonym hat gesagt…

一睹全文:陶傑正式宣佈自己係本土派。
陶傑發火: 醒啦, 香港人!(節錄)

要面對現實,強顏歡笑是沒用的,我們必須承認活在悲劇的世界。先不要自己欺騙自己,才能拒絕接受這個命運,對吧?不要假裝,你明明在悲劇的環境,如何假設自己住在喜劇裏?

不是這樣的!我要承認現在是沒有希望的,然後去了解為何沒有希望那個,我不是要你們看完去自殺!

悲觀主義者不需要自殺的。我們一定要知道香港的癌症在哪裏。如果你說冇得救,那該如何用健康的態度去對待冇得救?到最後其實又有冇得救呢?

如果人人都覺得有得救,然後一起盡力去挽救,最後冇得救也變有得救。但首先你要承認冇得救,不要自己騙自己,你說對嗎?

現在上面是在騙你們,什麼有改革的,國家會愈來愈好,誰誰誰上台會有德政。你們不用走那邊(民主)。他在製造一個泡沫的夢想,你班人走進去自我感覺良好啊?我的戲就告訴你這不是真的,我要將泡沫、畫皮赤裸裸剝下來。」


之前大家說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主席與別不同,但最近「互聯網能忘黨亡國」的言論卻猶如一盆冷水照頭淋。不過,在中國的哲學裏,絕境也可以逢生,但首先得承認身處絕境,不要裝糊塗去相信什麼夢想。

看現在發牌事件,兩個月人人都說一定發牌給王維基,我就說一定不會給。以共產黨的脾氣,你呢條友咁有性格,咁有追隨者,他怎麼會給你啊!那些人就是不信,香港人好幼稚,實畀、實畀,會有運行的。結果呢?

現在幻想就破滅了,現實就是這樣,我的電影就是講幻想破滅。千萬別幻想,但我不是要讓大家看完去放棄,而是破滅後大家去想應該怎麼做


其實我向來本土意識強,我是香港人,如果你說我是中國人,那我是帶有民國意識的中國人,與現在那個我覺得有距離,小時候爸爸媽媽是民國時代過來的,接觸很多親戚也是。

後來十六七歲去英國住了十六七年,一回來發現那批人全部死光,變成那些karaoke時代的人,發現香港已經找不到以前中國的東西。

以我要尋找文化的identification,我為何總把英國掛嘴邊?惟有回到英國那些東西不變,那些細水長流的人情味不變。所以現在活在地球村讓我很疑惑。

中國已經玩完了,你看那些古迹全拆了,信仰真空,改革開放三十年對那些名勝古迹的破壞,遠甚文革十年,我覺得很恐怖,最重要的禮儀廉恥,以前那種講究詩禮的中國文化,全部沒了。」

「所以你讓我認自己是中國人,我咩中國人?我認同你那些梳平頭、戴黑眼鏡的、大聲呼喝的中國人?我認同不了!我認同的那些中國人都被你抓起來了,真正下面那些思考型的、善良的、美好的人都被抓了!

所以我另一塊石頭在英國,香港這裏還有一點點石頭,你說這些是本土意識?你話係咪係咯!我這樣說沒犯法吧!我這麼想,沒有違反香港基本法吧?哈哈!係?咪就得咯!」


你要面對這個現實,就要掉下去啦!距離瀑布還有多遠呢?你看到那個邊緣,要麼現在跳船,要麼在有限的半公里裏扭轉方向。

不能說現在很好,船正在上天國,你就要粉身碎骨了!你還營造什麼假的夢想呢?什麼中國夢?你有夢嗎?咪搵我老襯啦!我的電影就是講這個wake-up call。」


一個國族死了,不必有感情的波動。只要另找石頭:美國、加拿大、英國站上去,一點損失也沒有。這一點,倪匡先生早有頓悟,我在倪先生之後,也開竅了,所以那天跟他說起一個民族也會死的,大家都哈哈哈,笑得豪邁,而那陣化境裏的笑聲,與在菜裏放雞汁無關。」

「我記得很清楚,十六七歲在啟德機場離開的情景,就像三兩天前發生的一樣。一個人到了某個年紀,會有一些頓悟,五十歲與二十五歲是不同的。

現在我覺得時間很緊迫,或覺得中國步向崩解,香港甚至世界都走向衰亡。你看現在是奧巴馬、卡梅倫在位,整個西方國家都沒有方向,香港、中國、西方,是三個層次互扣的。這才大鑊!


我們何時如此憤怒過?我夠膽說,自我出生以來沒見過對大陸人那麽反感的、那麼廣泛。這不是香港人的問題,是共產黨的問題,要反省的不是我們,是他們。


中共眼中只有香港、台灣問題,永遠不承認中國問題;但香港、台灣、外國都沒問題,所有問題都是中國的問題,還說國家會好起來,GDP會上升,是你有問題啊!哈哈!」

一個人或一個國家只要能承認自己有問題,那才有變好的希望。才子坦承對現狀感到悲觀,「我已經悲觀到不再相信普選會令香港得救,太遲了,too late!

猛放那些沒有腦子的人下來,投票一定輸,你有信心能改變他們?十年前或者還有希望,但現在不肯定,因為太多香港本身的人主動出賣香港

Anonym hat gesagt…

康熙字典體產生器(beta)
marchuang.mqstudiotw.com

Anonym hat gesagt…

陶傑:那一邊的語文


如果只能選擇,人生太短,時間緊迫,英文和中文,只能學好一樣,那麼學好英文還是中文?


不必猶豫,一定是英文。

首先,如果你在華人世界出生,你的父母親戚、同學朋友,打開電視看新聞,高官議員,個個都在說某種中國話,只要聽懂和看得明白,你的中文已經可以應付。


但是在這個處境,你和你的子女,中文無所謂好與不好,因為當代的中文早已腐爛,而爛掉之後,所有的中國人都在繼續使用。

如同香港和北京的城市空氣,早已污染,但是中國的總理與一名北京的士司機,只要走出戶外,呼吸的是同一種空氣,這樣一來,所謂空氣污染,就沒有問題。


既然周圍的人,中文說和寫都爛,你的中文程度,夠所有的人明白,就是夠好了,不必在你的中文追求對仗、音韻、意境。


正如英國芭蕾舞后瑪歌芳婷,如果在非洲的岡比亞定居,她走路的姿態儀容,不必維持像在倫敦白金漢宮的SW1郵號地區之高雅,在非洲生活,跟黑人一起捕獵、進食、唱遊,走路的姿態像黑人一樣,天生帶點 Rock and Roll 的擺動就得了。

正如走進六十年代半島酒店下午茶座時的儀態,跟今日走進一家相熟的茶餐廳不同。

走進茶餐廳,你向相熟伙計叫一聲:「 偉仔,X那星,今日照舊,一個早餐B,齋啡飛糖走奶,ok? 」會有人批評你這句粵語不夠好,講得不像唐滌生的歌詞,沒有講究九音,缺乏意境,所以要改善嗎?

對於中文,不必花太多的時間,一般與當代周圍的人能達意而溝通,即已足夠。你的中文太精緻,修詞太考究,周圍的中國人不但不明白,而且覺得你很守舊,認為你是個怪人。真的,我不會騙你。

中文在中國大陸的政治領唱之下,全球華人漸追隨而定了調,所以連北美唐人街報紙和新加坡也採用「 一籃子措施」和「工程上馬 」之類的「 華文」。


但是英文不同。英文的標準檢測,在牛津大辭典的總部,英文有不列顛的皇室為核心,由於從未發生過「農民革命」,英文再「演變」,也充滿文化趣味,像美食一樣層次無窮。

譬如約翰福音裏耶穌跟猶太人辯論誰是老大,耶穌說:「在阿伯拉罕之前,我就在了。」(Before Abraham was, I am.)英文的時態,一個過去式,一個未來式,文法卻沒有錯。


為什麼沒錯,這就要學好英文了,這句話有時空關係、人神關係、主僕關係,不止對話,而是一項宣判。其中的英文智慧,令人深思一生。學好英文,令你用大腦思考,令人快樂,而且,像這一句,令人更接近上帝。

Anonym hat gesagt…

Der wichtigste Punkt für die Natur des Geistes ist das Verhältnis nicht nur dessen, was er an sich ist, zu dem, was er wirklich ist, sondern dessen, als was er sich weiß; dieses Sichwissen ist darum, weil er wesentlich Bewußtsein, Grundbestimmung seiner Wirklichkeit. Diese Kategorien, die nur instinktmäßig als Triebe wirksam sind und zunächst vereinzelt, damit veränderlich und sich verwirrend in das Bewußtsein des Geistes gebracht [sind] und ihm so eine vereinzelte und unsichere Wirklichkeit gewähren, zu reinigen und ihn damit in ihnen zur Freiheit und Wahrheit zu erheben, dies ist also das höhere logische Geschäf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