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nerstag, 21. November 2013

康熙字典體產生器 ( beta )

康熙字典體產生器 ( beta )










數位人文實驗室 Digital Humanities Virtual Lab ·
https://www.facebook.com/DHVirtualLab/posts/671398732870716


http://marchuang.mqstudiotw.com/kxgen/


夫人事失於下,則天變形於上,咎徵之作,必有由然。


Kommentare:

Anonym hat gesagt…

蔡子強 - 我也曾是商台人
2013年11月21日

【明報專訊】「 黑格爾曾經在某個地方說過,一切偉大的世界歷史事變和人物,可以說都會重複出現兩次。但他卻忘記了補充一點:就是第一次是作為悲劇出現,而第二次卻是作為鬧劇出現的。 ——馬克思《路易波拿巴的霧月十八日》 」

馬克思的歷史觀察

馬克思的真正意思,當然不是着眼於歷史是否只會簡單出現兩次,而是當事件第一次出現時,因為體諒到當事人還沒有經驗,於是大家還會寄以同情,

但問題是,正如黑格爾的另一名句所言「 人類唯一從歷史中學到的教訓,就是人類無法從歷史中學到任何教訓 」,於是當事情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重蹈覆轍時,除了同情之外,難免覺得可笑。

電台風雲再起,商台宣布把李慧玲從早晨王牌時評和 「 烽煙 」節目《 在晴朗的一天出發 》調走,改為於黃昏時段與黃潔慧主持另一節目《 左右大局》;

早上則改由 陳志雲自己親自掛帥。陳說這是純粹節目策略性調動,當中並無政治考慮,對不起,我絕對不信。

Anonym hat gesagt…

兒童樂園 -- 全套上網
http://markushopakhei.blogspot.hk/2013/11/blog-post_22.html

Anonym hat gesagt…

So aber mußte der Verfasser, indem er es im Angesicht der Größe der Aufgabe betrachtet, sich mit dem begnügen,

was es hat werden mögen, unter den Umständen einer äußerlichen Notwendigkeit, der unabwendbaren Zerstreuung durch die Größe und Vielseitigkeit der Zeitinteressen,

sogar unter dem Zweifel, ob der laute Lärm des Tages und die betäubende Geschwätzigkeit der Einbildung,

die auf denselben sich zu beschränken eitel ist, noch Raum für die Teilnahme an der leidenschaftslosen Stille der nur denkenden Erkenntnis offen lasse.

Anonym hat gesagt…

文字/字體產生器

http://blog.xuite.net/i20jay/123/115058797-%E6%96%87%E5%AD%97%2F%E5%AD%97%E9%AB%94%E7%94%A2%E7%94%9F%E5%99%A8

Anonym hat gesagt…

Kant : Akademieausgabe von Immanuel Kants Gesammelten Werken
Bände und Verknüpfungen zu den Inhaltsverzeichnissen

http://www.korpora.org/kant/verzeichnisse-gesamt.html

Anonym hat gesagt…

賀越明 - 傅雷之殤
蘋果樹下 香港蘋果日報 2013年11月23日

悲愴的《 貝多芬命運交響曲 》響起,傅雷、朱梅馥骨灰遷葬及紀念碑揭幕儀式開始……這是上月杪,出現在上海福壽園海港陵園的一幕,距這對夫婦棄世整整四十七年!

陵園位於浦東,傅雷生在南匯縣傅家宅,是當地人,可謂「 葉落歸根」。他未過花甲,無「 福」無「 壽」,尤其人生的最後階段,恰似大陸一代文化人的命運縮影,而他的悲劇更令人唏噓。

有關傅雷的傳記已出了好幾種,寫到傳主六十年代中陷入困境,無不引用他給文化部副部長石西民的一封長信,其中苦歎連連,

「 邇來文藝翻譯困難重重,巴爾扎克作品除已譯者外,其餘大半與吾國國情及讀者需要多所抵觸」;「 五八年春交稿之《皮羅多》,六一年校樣改訖後,迄未付印;六四年八月交稿之《 幻滅》三部曲,約五十萬字,至今亦無消息:更可見出版社也拿不定主意」;

「 按停止翻譯作品,僅僅從事巴爾扎克研究,亦可作為終身事業;所恨一旦翻譯停止,生計即無着落」;

「 最近半年個人情況又大有變化,除多年宿疾如關節炎、偏頭疼、過敏性鼻炎等輪流作祟外,六月下旬又每晚頭腦發熱如焚,思考能力幾等於零,醫生堅囑立即休息」;

「 而雷不比在大學任教之人,長期病假,即有折扣,仍有薪給可支。萬一日後殘廢,亦不能如教授一般,可獲退休待遇。故雖停止工作,終日為前途渺茫,憂心忡忡,焦灼不安,甚難安心靜養……」

寫於一九六五年 十月二十六日 的這封信,所歎之苦經,攸關這位翻譯家、藝術批評家的生存。

他早年留學巴黎,修讀藝術理論,酷愛音樂,也浸染了法蘭西人浪漫不羈的習性,歸國後僅短暫供職於上海美術專科學校,長年靠譯著為生,新政權建立後依然如故,是自由職業者。


起初還過得去,但至此時已難以為繼,他不得不寫信求告:「 目前如何渡過難關,想吾公及各方領導必有妥善辦法賜予協助。」沒有獲得回音。傳記作者分析,文化部在「文革」前奏中首當其衝,石西民已自身難保。

這分析合情合理,但想深一層,即使石西民還可伸出援手,傅雷又能獲得多大幫助?他曾任上海市政協委員、中國作協上海分會理事,均為虛職,既不領薪水也無醫保。他出席這兩個單位的大會小會,參加多次政治運動,結果自己也被劃成「右派」。

他從未沐浴體制內的春風春雨,卻躲不過那裏頭的寒雪冷霜。所有的「右派」都有冤屈,可他比任何人都冤。

人在體制外,竟又入了另冊,生存空間本已逼仄,加上呼救未果,不久紅衛兵上門抄家批鬥,迫得他和妻子棄絕了殘喘的欲望。

譯過《 貝多芬傳》的傅雷,末年「 壯烈的悲劇」,終結於體制註定的命運。

- -

Anonym hat gesagt…

讀者報恩 自資數十萬搜購
網上重刊 全套《兒童樂園》

【本報訊】60年前一班文化人胼手胝足創立《兒童樂園》;60年後一名情深讀者,只因當年刊登過他一幅畫作,今天自資數十萬元搜購、復修每一本《兒童樂園》,將全套1,006期上載網站,無償分享給知音人。

這名神秘讀者接受本報訪問時說,希望大家追憶昔日歡樂,「把我們所懷念七、八十年代的種種美好重現眼前」。

記者:王家文

網站名叫「重建我們的樂園」,《兒童樂園》(下稱《樂園》)前社長張浚華在網站寫下序言,「這位讀者出力、出錢,就是不出名、不牟利。

為的是讓大家─舊、新、老、小讀者,都可以看到他念念不忘的《兒童樂園》」。她眼中的情深讀者就是阿胡,一個成長於七十年代、來自書香世家的忠實讀者。


阿胡只肯透過電郵接受訪問。他說約一、兩年前構思成立網站,因聽說《樂園》會出電子版,但只聞樓梯響,決定落手落腳做。除本身藏書,他也四出搜購,或問友人借來,逐頁掃描,再用電腦軟件修復損毀的頁角或圖像,「後來只好聘請專家來搞」。


由1953的創刊號至1994年的最後一期,全套1,006期《樂園》按年代整理成五部份。


創刊號的封面標明「民國42年」,經典本土漫畫《小圓圓》也是由該期刊載。當翻揭至1963年262期,便可重溫出自已故創辦人羅冠樵筆下的經典漫畫《新西遊記》;還有1973年489期首次轉載的日本漫畫《叮噹》,首集故事叫〈隱形漆〉,滿載港人的集體回憶。
「我在七十年代開始看,每期郵寄來家。今天,我仍然覺得這些書很適合給小孩們看,當然還有懷念這些書的我們」。

阿胡紀錄這數十年來《樂園》的出版次序,「從未有亂過或脫期,即使到最後一年,也是整整齊齊的把一整年的書出完了,瀟灑地和讀者們來個開心的再見」,令他深感佩服,「 這是一群了不起的人,尤其是張浚華和羅冠樵這兩位」。

【創刊封面】
■《兒童樂園》1953年創刊,封面標明是民國42年。互聯網
■1963年第262期,開始連載創辦人羅冠樵筆下經典漫畫《新西遊記》。
■1973年第489期,首次轉載日本漫畫《叮噹》,首集故事叫〈隱形漆〉。
「佢真係儍得好交關」

「佢真係儍得好交關!」張浚華憶述,跟阿胡初見便很投契,「佢話細個有幅畫喺《樂園》登過,一直念念不忘」。網上版的《樂園》每期都是完好無缺,都是阿胡自資數十萬元復修。出錢出力,甚至不眠不休,「佢話樂在其中,感到鬆弛同開心」。


張說,前上司早年已構思《樂園》網上版,一直未能成事,感謝阿胡圓了他們這代人的夢。網站開放數日,讚譽不絕,但有人質疑版權問題,張浚華並不擔心,

「如果有問題,你叫佢哋告我,唔使搵律師,我自己去答辯」。
阿胡說由於時間和金錢有限,500期以後的《樂園》雖質量較好,但也希望有熟悉電腦執圖的義工能幫手。

他說成立網站只希望更多人看到《樂園》,「通過分享把懷舊的快樂放到最大,也希望會有別人做同類的事,把我們所懷念七、八十年代的種種美好重現眼前」。

足本收睇《亂噏24》x張家輝;宅男女神謝安琪隆重登場!
周一至周五《亂噏24》約定你:http://bit.ly/appletalk24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31123/18520466

Anonym hat gesagt…

蔡子強 - 我也曾是商台人


「 黑格爾曾經在某個地方說過,一切偉大的世界歷史事變和人物,可以說都會重複出現兩次。但他卻忘記了補充一點:就是第一次是作為悲劇出現,而第二次卻是作為鬧劇出現的。 ——馬克思《路易波拿巴的霧月十八日》 」

馬克思的歷史觀察

馬克思的真正意思,當然不是?眼於歷史是否只會簡單出現兩次,而是當事件第一次出現時,因為體諒到當事人還沒有經驗,於是大家還會寄以同情,但問題是,正如黑格爾的另一名句所言「人類唯一從歷史中學到的教訓,就是人類無法從歷史中學到任何教訓」,於是當事情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重蹈覆轍時,除了同情之外,難免覺得可笑。

電台風雲再起,商台宣布把李慧玲從早晨王牌時評和「烽煙」節目《在晴朗的一天出發》調走,改為於黃昏時段與黃潔慧主持另一節目《左右大局》;早上則改由陳志雲自己親自掛帥。陳說這是純粹節目策略性調動,當中並無政治考慮,對不起,我絕對不信。


10年前的電台風雲

- - -

一段出自黑格爾( G. W. Hegel )歷史哲學講義 的文字是這麼寫的:「 人民 和政府從來沒有從歷史中學習到任何教訓、或是依據從中推論 而得的原則來行動過。

每一個時期 所牽涉到的都是專有的情境、 處在全然獨特的 條件之下,它的規則 只能夠以與自身相關、 並且僅僅與自身相關的 思慮來釐清。


在重大事件的進逼之下,一般性的原則 幫不上忙。想回返到過去相似的處境 只是徒勞。」

 

 這段經常被會錯意的文字有個 通俗版本:「 人類唯一從 歷史中學到的 教訓,就是人類無法 從歷史中學到教訓」。

Anonym hat gesagt…

拎BNO,是認同香港

http://midnightexpress2046.wordpress.com/2013/09/29/%E6%8B%8Ebno%EF%BC%8C%E6%98%AF%E8%AA%8D%E5%90%8C%E9%A6%99%E6%B8%AF/

白蓮達 hat gesagt…

請問 閣下有轉貼過本人的文章嗎?

Anonym hat gesagt…

Es sind hier Gestalten des Bewußtseins, deren jede in ihrer Realisierung sich zugleich selbst auflöst, ihre eigene Negation zu ihrem Resultate hat

- und damit in eine höhere Gestalt übergegangen ist. Das Einzige, um den wissenschaftlichen Fortgang zu gewinnen - und um dessen ganz einfache Einsicht sich wesentlich zu bemühen ist -,


ist die Erkenntnis des logischen Satzes, daß das Negative ebensosehr positiv ist oder daß das sich Widersprechende sich nicht in Null, in das abstrakte Nichts auflöst, sondern wesentlich nur in die Negation seines besonderen Inhalts,

oder daß eine solche Negation nicht alle Negation, sondern die Negation der bestimmten Sache,

die sich auflöst, somit bestimmte Negation ist; daß also im Resultate wesentlich das enthalten ist, woraus es resultiert,


- was eigentlich eine Tautologie ist, denn sonst wäre es ein Unmittelbares, nicht ein Resultat. Indem das Resultierende, die Negation, bestimmte Negation ist, hat sie einen Inhalt.


Sie ist ein neuer Begriff, aber der höhere, reichere Begriff als der vorhergehende;

denn sie ist um dessen Negation oder Entgegengesetztes reicher geworden, enthält ihn also, aber auch mehr als ihn, und ist die Einheit seiner und seines Entgegengesetzten.

- In diesem Wege hat sich das System der Begriffe überhaupt zu bilden und in unaufhaltsamem, reinem, von außen nichts hereinnehmendem Gange sich zu vollenden.

Wie würde ich meinen können, daß nicht die Methode, die ich in diesem Systeme der Logik befolge - oder vielmehr die dies System an ihm selbst befolgt -, noch vieler Vervollkommnung, vieler Durchbildung im einzelnen fähig sei; aber ich weiß zugleich, daß sie die einzige wahrhafte ist.

Dies erhellt für sich schon daraus, daß sie von ihrem Gegenstande und Inhalte nichts Unterschiedenes ist;

- denn es ist der Inhalt in sich, die Dialektik, die er an ihm selbst hat, welche ihn fortbewegt.

Es ist klar, daß keine Darstellungen für wissenschaftlich gelten können, welche nicht den Gang dieser Methode gehen und ihrem einfachen Rhythmus gemäß sind, denn es ist der Gang der Sache selbst.

Anonym hat gesagt…

滅雀 和自毀 陶傑


廣東秋涼,濫捕禾花雀,釀成生態災難。


禾花雀 只是候鳥,與人無仇怨,也不是要長期定居中國,只是氣候轉涼,由北至南,經過 珠江三角洲,在「民以食為天 」的口號之下,無辜生命,即遭滅族之災。


鄰近地區即將召開「 十八大 」,據說有望「政治改革」。許多天真的「 知識份子 」認為,中國只要有民主,就會得救了。


但是看看濫殺動物的惡行:滅食禾花雀、剖熊取膽,烹食貓狗肉,此等「 文化 」,不會因民主普選而改變。


中國「知識份子」之天真,就在這種骨節眼上。六十年代台灣大學哲學教授殷海光,因不滿國民黨的獨裁,提倡西方的民主,被政府開除教籍,差點關進大牢。殷海光很短命,六十歲不到就患了胃癌,臨死的時候,他在雜誌發表遺言:


「 我肯定了理性、自由、民主、仁愛的積極價值,但我近來更痛切感到:任何好的有關人的學說和制度,包括自由民主,如果沒有道德理想作原動力,不受倫理規範制約,都是非常危險的,都可以變成它的反面。」


卑之無甚高論,但殷海光卻要在打壓下思考了一輩子才悟出來,很是可憐,這番話本來就不清不楚:首先,「理性、自由、民主、仁愛」,這四樣,已經包含了「 道德理想 」;其次,中國文化中的理性和仁愛,只在孔孟 和老莊的書本上印載,近六十年,在生活現實中多番摧殘而泯滅。


濫殺禾花雀,符合「 民以食為天 」的主流民意,如果有環保和愛護動物的組織監察而遊行示威反對,在洗腦教育之下,則屬「敵對勢力」,屬於「 思想尚未回歸 」。一個民族的大腦醬成一團,無從「 政改」,更不必奢望「 民主」。


把禾花雀滅族,是一個地方的共業,破壞生態,褻瀆自然,天理輪迴,人在宰滅禾花雀,其實也在毀滅自己。殷海光臨死,仍有所謂夢想,他是中國知識份子幼稚的典型。


滅雀 和自毀 陶傑
https://www.facebook.com/HK.No.2/posts/163797710428113



內地人狂食 禾花雀瀕危 -- 國際自然保護聯盟:恐 10 年內絕種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31127/18526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