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nerstag, 14. August 2014

陶傑 : 汪精衛的詩


陶傑 : 汪精衛的詩




http://zh.wikipedia.org/wiki/File:%E5%B9%B4%E8%BC%95%E6%99%82%E7%9A%84%E6%B1%AA%E7%B2%BE%E8%A1%9B.jpg



陶傑 : 桃花源 —— 汪精衛的詩



中文水準低落,想恢復範文教學,但是中文最精緻的詩詞,除了唐宋大家,近代也有同等上乘作品,譬如民國時代富爭議的汪精衛——如果老師會教,還可以通曉歷史。


汪精衛的詩詞遺作《 雙照樓詩詞稿 》近年在香港再版,出版社放得開,以「大漢奸」之「污名」冠之,此一生意眼相當刁鑽。試想,如果出版社重刊屈原的《楚辭》,冠以「 愛國大詩人屈原遺作點校集 」發行又會如何?


香港人三十年來 讀中國新文學,跨代熱捧 張愛玲 的小說散文,周作人 的小品也甚受歡迎,胡蘭成 的《山河歲月》、《今生今世》,近年經台灣女作家 朱天文重新推介,也頗受青睞。茅盾、巴金,還有愛國文學家郭沫若,幾十年來,從來沒有榮登過暢銷榜。



文學就是文學,或許不一定要跟作者的「氣節」有關。郭沫若 曾經這樣頌揚過革命文藝的女神:「你奮不顧身地在文化戰線上陷陣衝鋒,使中國舞台充滿了工農兵的英雄形象」,幾年之後,形勢劇變,郭老順應潮流,歡呼新時代,寫下了「還有精生白骨,自比則天武后,鐵帚掃而光」的名句。


汪精衛是不是大漢奸?姑且不論,看不清正義的力量終將戰勝日本法西斯軍國主義,在政治上押錯寶在先,投日之後,日本偷襲珍珠港,汪精衛蒙在鼓裏,看了報紙才知道,心知大局勝負從此急轉直下,據 金雄白 的回憶錄《 汪政權的開場與收場 》披露,此時知道自己上錯賊船,嚎啕大哭,以頭撞牆。


如果汪詩人能夠及時寫一首《羅斯福頌》、一首《 自由世界偉大領袖邱吉爾》、一首《 斯大林,人類的太陽》,轉向民國投誠,或蒙蔣委員長寬諒,保存一點晚節。但汪精衛死得早,沒看得到美國向日本投原子彈,因此只能以慷慨燕士的俠客始起革命生涯,以叛國公敵的罪名終其漢奸末路。


汪精衛的詩 采陰柔細膩,與胡蘭成的文筆軟綿溫香,倒是同氣連枝,一脈呼應,這種多變的人格,多有點叛徒的潛質,但撇除了政治標籤,汪精衛的詩,上承李後主的哀怨,像《雙照樓詩詞稿》的封卷絕筆之作:


「城樓百尺倚空蒼,雁背正低翔。滿地蕭蕭落葉,黃花留住斜陽。欄杆拍徧,心頭塊壘,眼底風光。為問青山綠水,能禁幾度興亡。」



source:


陶傑 : 汪精衛的詩
http://news.stheadline.com/dailynews/headline_news_detail_columnist.asp?id=274972&section_name=wtt&kw=397


陶傑 : 汪精衛的詩
https://www.facebook.com/blackclothesclub/posts/271052693060192?stream_ref=5


- - -


沈西城 : 金雄白,漢奸乎?


七二年秋天,我跟山本伊津雄老師孵在東京信濃町小喫茶店,窗外漫山楓葉,斑斕一片,我唸了明朝楊基的兩句詩「楓葉蘆花兩鬢霜,櫻桃楊柳久相忘。」山本老師回以戰國詩人北條氏政的詩回應「『莫怪清風能拂手,春往秋來滿山紅。』


你們中國人多用悲觀的心來看楓葉,我們日本人愛期待楓葉的到臨。」這正體現了中日人民心態的不同。山本老師一直以為中日戰爭是一場聖戰,中日人民聯手建立大東亞共榮圈有何不對?我這個年輕留學生不敢苟同,怒罵漢奸,他卻極力為彼等辯誣。我們談到了汪精衛、陳公博和周佛海。「這些人都不在了,可還有一位在日本,金雄白先生,你聽過沒有?」


當然聽過,七零年末來日前,正好看過他的力作《汪政權的開場與收場》,對金老先生有點兒理解。山本老師問「葉君,你認為他是漢奸嗎?」我一怔,回不上,忽的想起金雄白幾句話──「汪主觀上非賣國求榮,相反他身上有一種强烈的使命感,汪氏是以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的心態,毅然脫離重慶中樞,忍辱負重和日本交涉,尋求另一途徑的和平。」因而金雄白到去世那天也不認自己是「漢奸」,「曲線救國」這種消極觀念,當年我是無法認同的,那天的喫茶會也就不歡而散。


七四年初我回香港,大抵是二月吧,老阿哥王志堅要我去中環「萬宜」大廈的「蘭香室」喝茶,說要介紹我認識一個上海「大好佬」。到埗後,除了王志堅,還坐着一個洋裝筆挺、身材不高不瘦的老人家,經介紹,便是金雄白。老阿哥知道我對近代史有興趣,特意引薦我見金雄白。


大家都是上海人,沒隔閡,金雄白問我對《汪政權》一書的看法,我推說只讀了少許,沒什麼可說。金雄白嘆口氣:「就算我寫了格本書,還是邪氣多人認定我是漢奸,格頂帽子是嘸沒辦法脫?!儂年紀輕,弗曉得,中國哪能得日本打。汪先生主張和談,實在是一種拖延手法,就是阿拉講格『曲線救國』!」


金雄白用鋼筆在紙巾上寫了「曲線救國」這四個字讓我看。講真,我對政治的興趣不大,倒是很眷念昔日上海文壇,其時香港正掀起張愛玲熱,隨口問了一句,豈料卻燃着了金雄白的火,老人家臉一繃,「嘿呸」一聲:「格個女人,要弗得,歡喜裝腔作勢,一日到夜講自家是李鴻章之後,自抬身價。」一聽,知道金老不喜張愛玲,想往別的說,金雄白怒氣未消:「伊同胡蘭成搞在一起,更加弗要得,胡蘭成是一折弗扣嘅大漢奸。」接住又數落了一大堆,聽了也不放在心上。那次別後不久,金雄白就回東京,直到八五年去世也沒回來過。


近日翻看林同編著的《書評集錦》第二輯,內有一篇〈汪政權的開場與收場〉的文章,其中一節云──「作者(金雄白)對胡蘭成似乎很不以為然……直指其人為『一個變了質的中國人』……他認為胡蘭成、吳四寶等人賣身投靠日酋,是真正的漢奸;而汪精衛、周佛海等人只是『曲線救國』的悲劇英雄。」


林同認為《汪政權》是一部內容奇特的回憶錄,是成熟的文學作品,也是一部深具參考價值的中國近代史資料集或斷代史。至於金氏是否漢奸,有待方家定奪!



沈西城 : 金雄白,漢奸乎?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沈西城/art/20140220/18630977


- --


汪政權的開場與收場 : 朱子家(金雄白)2014




http://4.bp.blogspot.com/-9h3pmSBJAHQ/TcaRn74c2ZI/AAAAAAAAACA/Oiku-qxREns/s1600/%E6%B1%AA%E7%B2%BE%E8%A1%9B.jpg


本書特色:

本書由民國聞人金雄白以第一人稱之親身歷敘,完整還原當時紛亂不堪時局下的汪政權內幕,書中提供了第一手的珍貴史料!


在民國近代史上一向被視為是大漢奸的汪精衛,原是國民黨內的中堅分子;他為何會中途變節?其中是否又有不可告人的政治鬥爭內幕?或者,他的變節根本是一場安排好的戲碼?


書中並有多篇精彩附錄,如:豔電原文、民國二十八年一月四日汪精衛覆孔祥熙親筆函、汪精衛在刑部獄中兩次親筆供辭全文、汪精衛晚年詩詞、汪政權重要人事表、汪精衛逝世前對國事遺書「最後之心情」、汪政權大事編年表!


- - --


<內容簡介>

第一手最珍貴的史料
貼近最真實的汪精衛

「這是一幕我自己的悲劇;朋友們的悲劇;也是中國歷史的悲劇!」——金雄白

曾經是國父身旁的第一文膽,

為何卻成了賣國求榮的漢奸?

他是真的受日人蠱毒而中途變節,

還是其中有另有不為人知的隱情?

民國史上最爭議性的人物!他的歷史地位究竟為何?

本書由民國聞人金雄白執筆,親身揭露第一手珍貴史料,告訴你你知道的汪精衛,也告訴你你不了解的汪精衛!



「汪政權的一幕,是時代的悲劇。而重慶與汪方的特工戰,非但是悲劇中之悲劇,卻又是悲劇中的滑稽劇。」——金雄白


汪兆銘(1883~1944),字季新,號精衛,生於廣東三水,中國近代重要政治人物之一。青年時代加入革命黨,一九一○年因謀刺清攝政王載澧失敗而下獄問死。後在肅親王善耆斡旋下,改判終身監禁。翌年辛亥革命成功後獲釋,與妻陳璧君赴法留學。後應孫文之召,返國討袁並參與護法。亦是國父遺囑起草人。


汪曾任國民政府常務委員會主席、軍事委員會主席、行政院長、中國國民黨副總裁等。抗日戰爭期間,因汪主張「和平救國」,與日本合作在南京組建「中華民國國民政府」。


一個曾因革命而行刺前清的攝政王幾罹大辟、有著半生光榮歷史的人物;一個曾經是中山先生的左右手;像這樣的人,真會為了利祿或者為了意氣,甘心於出賣國家民族,以自毀其半生光榮的歷史嗎?這一群被指為國家的叛逆者們,當時做了些什麼?想了些什麼?



*德大使調停失敗的秘聞
*近衛三原則是怎樣來的
*汪精衛怎樣脫離了重慶
*公館派與CC間的暗潮
*鄭蘋如謀刺丁默村顛末

精彩附錄:

◎豔電原文
◎民國二十八年一月四日汪精衛覆孔祥熙親筆函
◎汪精衛在刑部獄中兩次親筆供辭全文



source:


汪政權的開場與收場 : 朱子家(金雄白)2014
http://24h.pchome.com.tw/books/prod/DJAP0O-A83043558


汪政權的開場與收場 : 朱子家(金雄白)2014
http://www.cp1897.com.hk/product_info.php?BookId=9789865803858




Keine Kommentare: